阿静

凡夫俗子。
超低产。

【喻黄】此生唯你「R18」

lof爱我!

上图片咳咳,手机渣渣插不了图……
这次车三党不要嫌弃颠簸呀……我已经努力啦!
吃得愉快呀!反正新手上路【。】

全职only词牌名联文招人!!!!

等人来。

搞事情联文大队:

【二宣补充】


确定了时间,8月12开始8月31完全结束。


前缀——【宋词百首之(词牌名)/cp】题目


专属tag——【天水一朝大梦回】


tag最终参与量达120,就是说,我们现在还有20多的词牌名位置等着你呢~真的不来吗?


评论区艾特各位小伙伴www


半叶·夜殇:



半叶又来搞事情啦……




一个简单粗暴的群宣
————————————————————
诗词什么的情感总是微妙,无论是甜是刀都是回味无穷。




我也希望这不甚饱满的笔墨,书得其中一二。
————————————————————
题材不限,paro不限,cp不限,婉拒男你,可中心向和个人向,甜虐随意。




确切时间和一日几场看中高考结束后定。




字数初定3k+,词牌名可多选,每人最多两个。




词牌名三字和四字微审,五字六字中审【三个管理2p】,两字和七字压轴严审。【三管理3p】




其中唯一的七字【凤凰台上忆吹箫】为压轴。




进群要微审,私戳群主发lof的id或者是给前文链接就好。文件也可。




群名片格式:【词牌名】ID
————————————————
活动题目前缀和活动专属tag暂未定




欢迎加入词牌名联文大队,群号码:624205862


跟亲友商量了下,嗯,决定了…!
开车接你们出考场!辣鸡三轮车不要嫌弃就好xx
明年就是我进入啦…【。】

全职only词牌名联文招人!!!!

半叶·夜殇:

半叶又来搞事情啦……


一个简单粗暴的群宣
————————————————————
诗词什么的情感总是微妙,无论是甜是刀都是回味无穷。


我也希望这不甚饱满的笔墨,书得其中一二。
————————————————————
题材不限,paro不限,cp不限,婉拒男你,可中心向和个人向,甜虐随意。


确切时间和一日几场看中高考结束后定。


字数初定3k+,词牌名可多选,每人最多两个。


词牌名三字和四字微审,五字六字中审【三个管理2p】,两字和七字压轴严审。【三管理3p】


其中唯一的七字【凤凰台上忆吹箫】为压轴。


进群要微审,私戳群主发lof的id或者是给前文链接就好。文件也可。


群名片格式:【词牌名】ID
————————————————
活动题目前缀和活动专属tag暂未定


欢迎加入词牌名联文大队,群号码:624205862

【伞修.熟褐】寄妻书


1.信和现实交替描写。
2.我爱叶神。【正直】

——————
“苏沐秋:
       
亲启。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你有什么表情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反应我也不会知道。不过我一想到你可以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就觉得开心。
      
你别怪叶秋,这事儿叶秋不知道。准确来说一开始就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言难尽啊,那我就慢慢说吧。
       
你现在大概不信我的每一句话,毕竟我撒了个这样的谎。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听我讲就好了。只有你我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的。”
——————
         
          
苏沐秋靠在床头,现在时间还早,天空浅浅泛白还没亮。这是他不知道多少次翻出这封信了。信被保存的很好入手很光滑,纸面上的字迹也都清晰。只是时间的流逝还是不可避免的在边缘留下了黄色的痕迹。

苏沐秋开着暖色小灯,灯光投在纸上微微透光,是很温暖的颜色。

一如当年午后阳光。
     
       
——————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当初我跟你说的‘叶秋’并不是完全在骗你,那就是真实的我。

因为身体不好,家里自然养着。可惜身体不争气,千养万养的身上还是开了无数个口子,好了又开开了又好,当时在医院就职的医生护士我都认识了个七七八八。

五岁前生了场病吧,我也记不大清。听别人说当时我浑身发烫怎么降都降不下去,医生无奈就对我妈说放弃吧。这个医生也是为我妈好,他是我从小进医院开始就看着我的,也知道我的情况。当时旁边的人都劝我妈放弃,说还年轻,孩子还能生。但是我妈不肯,她就抱着我一步一跪磕遍了一层楼,硬生生把医生的门给磕开了。我妈也没哭,就一直说一句话:‘救救我的孩子。’
我妈从小就不服输,不信命。她只信她自己,她看中的东西老天爷也拿不过去。

大概是老天开眼吧,那次我活了下来,只是身子骨更差了。”
——————
           
           
苏沐秋下床倒了杯水,然后坐回床上。今天他醒的太早了,现在头还有点晕。他靠在床头缓了一会,拿起信又看了起来。

小时候生病了啊。

苏沐秋笑,他想起苏沐橙小时候也生过一场大病。当时没钱,人又小,但也没办法,也得去医院啊。苏沐秋只好一家一户的去敲门,求人家带他们去医院。倒也是运气好,不多会就有人同意带他们去医院,还垫了钱。

那户人家家里其实也算不上富裕,但是就住在旁边的小孩子哪能不多关照着些?再说这孩子面相好,将来也不是什么寡情的人。多帮帮没错。谁家没个难念的经谁没个困难的时候呢。

这户人家押对了宝,苏沐秋发际的时候没少帮衬他们。
苏沐秋饮口茶,天色比刚刚亮了些。
        
        
——————
“其实叶秋小时候身子也不行,不过他比我好,后天调着就调好了。而我就不行了。我就是现实版的‘医院欢迎你’。

这一‘欢迎’,就是‘欢迎’了二十年。

二十年啊。

二十年足够父母的公司步入正轨如日中天,足够叶秋长大成人谈恋爱上班,也可以找到足够的理由送我去医院了。

于是我就来了医院。

这下子我就彻底一个人了。

直到遇到了你。

你可能不记得你我初遇的时候的模样,可我还记得清楚。当时我敲门,你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来开门。你或许不知道你当时的神情是怎么样的——那是害怕被世界抛弃,害怕孤身一人的绝望。当时我就想,我找到了。

我找到和我一样的人了。

我们都害怕被世界抛弃被遗忘,都不甘心。”
——————
        
          
“砰。”杯子不小心磕到了墙,发出的声响不小。苏沐秋连忙把杯子放回原位,打开门偷偷摸摸的看了看——现在可正是少女们睡美容觉的时候,若是现在把苏沐橙吵醒了那可就罪过了。

左看右看屏息聆听都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很好。苏沐秋很满意的点头。

他又把头收回去。
       
       
——————
“头两天还看不出什么,过了一阵子才发现你行动上有些不便。多半是眼睛的问题了。你眼睛形状很好看,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这双眼睛里有了光泽会是什么个情形。
一想想就觉得好看的不行。

不过如果不是你眼睛出了问题,那我们也不会相遇吧。
那天我不是故意的,医生突然来叫我去体检,爽了约。抱歉。

我的病情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我猜。医生说我熬不过秋天了。

也没什么,本来就是从鬼门关前抢了一条命回来,偷了二十多年,也很好了。只是如果可以选,还真是不想在秋天。

你的名字带秋,这让我一点都不想在秋天里孤零零的死亡。于是我就跟医生说不治了,死了后就把眼睛给你。
好歹,就算你看过我了吧。”
——————
          
         
天空边际已经染上浅薄的红色,合着白云朵有种嫩嫩的粉色感。苏沐秋眯起眼从窗帘缝隙里看出去,是个晴天。

今年夏天很热,比以往还要热上一些。不过是三四月交集,已经可以穿短袖出门了。苏沐秋不怕热,但是依稀记得叶修是很怕热的。

过几天从同学那里搞几件短袖衣服给叶修。上回看到的那件款式倒是不错,看上去很适合叶修。

纸张有好几页,笔迹说不上好看,但一气儿看下来就是很舒服。

苏沐秋拒绝任何反驳。
         
        
——————
“叶秋不同意,这我虽猜到了,但我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他从小就听我的话,哪怕我给他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他也只是嘴巴上抱怨几句。这次居然直接动手拦着我不给我签字。唉,长大咯。

不过后来还是被我说服了。

那时候就只有你不知道了。不知道也好。

手术定在几天后,也就是说我过几天就真正死亡了,那时你就有眼睛了就能继续画画了。想想就觉得高兴。
我一定要笑着进手术室。我的一生本来就这么短这么惨淡,若是到了最后还是愁眉苦脸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求你以后为我活,也不要你背着我一直走。我只要你快活,这样我就会开心了。

你的后半生一定会平祥安稳,你将身体安康,这世道损不了你半分。

祝你一世长宁。
        
      
叶修。”
——————
      
      
天已经大亮了,麻质的窗帘根本抵不住这发光体的直射,委屈的变得半透明。苏沐秋又看了一次,从头到尾认认真真。

这些年他也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次了,也没有刻意去数——没必要。

就是想看了就拿出来翻翻,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是没有眼睛的时候,用手去直接的感受那凹凸的划痕。现在更是把这封信倒背如流——可是他还是想看。

这样他能清楚的记得他的眼睛,他的身体中循环着另一个人的东西。

融为一体生生不息。

这便是他最珍贵的财宝。

苏沐秋把信仔细叠好放回原位,小心翼翼的合上盒子。然后他熄了灯,躺在床上准备睡上一觉。

“晚安,叶修。”

END.

————————————————
生日快乐。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
不装逼了秋秋的生贺我没写会告诉你们吗!!!!
大概过几天才会有的!!!【tan90°】
叶总!!!叶神!!!!!生日快乐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给你打call!!!!!!

【群宣——lof全职圈专用,写手绘师群】

半叶·夜殇:

一个非常简洁明了直白的宣,是色彩联文群的后续发展。


lof全职圈的策划,没有过多的cp限制,无cp个人向都没有问题,婉拒男你,其他全部收。


平日里叨叨嗑嗑,然后留给各位太太们用以各种企划搞事的群,如果有太太需要招人的策划能直接群里问询或者交给群主放上群公告w


赶死线大部队,专业赶稿拖稿十八年!真的不来看看嘛?在这里没有什么是能赢得了死线战士的,群主也不行!【不你】


平日里的群不会随意艾特全体,如果有艾特就证明,又要搞大事了(瘫)。


各位写手绘师真的不来看看嘛???
————————————————————
欢迎来到太太们的拖稿现场——群门牌号:564445062
觉得还有疑问的,可以评论区疑问或者直接戳半叶x
————————————————————
艾特几个陪我一同搞事的xxx
@蛇_微草堂掌柜大眼萌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白邬骋w  @既末何初  @阿静  @情起何时_江衍策  @长安常玦  @别伊

【六十八色】目录整理

辛苦了。大家都很棒的。

半叶·夜殇:

六十八色联文在经历了两个月后正式结束啦w。


真的有幸请到了各位太太们陪着半叶搞这么一发大事情,各位太太们都辛苦啦。


这次的色彩联文企划是从4月6号开始,5月20号结束的,总计85篇正文,3篇G文和3幅G图,所负责的颜色和cp都收录在此篇目录内。


比较长,r18的有加粗提示,分了上下篇的有一并收录


专属tag——搞事情的颜料搞事情地掺


接下来是目录链接整理——
――――――――――――――――――――
【抹茶绿/方王】一见钟情   by: @泫安_叶落知秋君不知 


【草绿/王乔】书中人的结局,最好的总是未完待续   by:  @将烨 


【茶色/双鬼】当归入茶  by:  @一梦华胥。 


【中黄/翔戴】前线宣言  by:   @尤岭_ 


【蛋壳/肖戴】你的世界是蛋壳的颜色   by:  @清语殇_ 


【深红/韩张】Sealed with a kiss    by:  @蓁川暮萤 


【墨绿/王杰希中心】恶时辰  by:  @Geloid 


【粉绿/叶王】血汗泪   by:  @把酒临风-壬迩亡梓 


【翠绿/魏方】翠瓦  by:   @溯箘 


【淡紫/邱喻】晕染   by:  @白邬骋w 


【鸦青/喻黄】绣春   by: @叽蛋仔


【雪青/邓林】浅醉闲眠   by:  @疾虚妄 事沧桑 


【朱红/韩张】清秋心结  by:    @晶格


【黯色/喻黄】良臣忠将   by:  @北扬拓拓拓拓拓 


【粉黄/叶黄】春意   by:  @帅破天的晨辞拒绝重名 


【熟褐/伞修】盲眼画师   by:   @阿静 


【祖母绿/邱乔】盗心(r18)   by:   @七步鸣蝉 


【爱琴海/邱宋】梦中的婚礼(r18)    by:  @七步鸣蝉 


【紫罗兰/杨白】紫罗兰    by:  @护真幻客 


【大红/双花】一棵三角梅   by:   @鹤楼 


【浅蟹灰/喻黄】守――羁魂有伴    by:  @君子一诺 


【钴蓝/昊翔】不负少年时  by:   @苏亦歌/叶玖琰 


【拉丁黄/伞修】末世  by:   @路过@lof 
另外友情附赠——拉丁黄(下)


【蔷薇/双花】山有木兮   by:   @林凡火虫 


【香水百合/方王】竹酒  by:   @暖若安阳——杂食者 


【灰粉绿/谦喻】队服的颜色是有讲究的   by:    @音殇七城 


【香苹果/伞修】人间已晴   by:   @长安常玦 


【赭石/江周】清欢   by:   @江轶 


【紫丁香/楚苏】集训  by:   @昔年如歌 


【波斯菊/双鬼】你不知道的事  by:    @张书裴/雨天zys 


【艾绿/肖戴】R中恋爱故事  by:   @昔年如歌 


【月白/谦喻】如约   by:   @白邬骋w 


【淡妃/郑楚】你就是我所期待的平淡而温柔的存在   by:   @狐的微语 


【秋香/修伞】秋日生香  by:    @白山瀚水_无浪海上生潮汐 


【桔黄/昊皓】(r18)  by:   @蛇_微草堂掌柜大眼萌 


【那坡里黄/叶橙】   by:   @棠棣_要文没有要命一条 


【藕色/喻黄】浊世   by:   @微笑之溪 


【春日青/双鬼】湖心亭  by:    @半叶•夜殇【就是lo主啦】


【嫩黄/伞修】 阳台上的花   by:    @晓 


【钛白/杨聪】武馆师傅  by:      @雲驀膜膜膜


【芽黄/王乔】等颜色   by:   @雁南 


【桔红/楚苏】投橘报橙  by:    @清岚-说故事的人 


【普兰/郑徐】龙与兔子的和平相处指南手册  by:    @千草白夏 


【柠檬黄/黄喻】捧星(r18)  by:   @司遇 


【荼白/韩张】虽则如荼   by:   @冰玲 


【中绿/王乔】森森   by:   @_千旅 


【粉红/双花】因为幸福  by:    @明月对歌-欠债太多,好想跳坑 


【玫瑰红/修伞】半生  by:   @钟情 


【绯红/双鬼】绯吻  by:   @張之丧_我本楚狂人 


友情附赠——绯吻(下)


【浅灰蓝/双鬼】The sky with you    by:  @笙子-卖瓜子的雷锋阿姨 


【黑色/王肖】不如归去   by:  @言氏九芝糖厂老板 


【青竹蓝/林方】旧时光   by:   @鸢尾开时 


【霜色/喻黄】霜色(上)
【青莲/喻黄】青莲(中)
【兰莲/喻黄】兰莲(下)  


以上三篇是个小连载,by: @三千泪尘 


【橄榄绿/伞修】当苏沐秋穿越到搞事情的颜料搞事情地掺tag后   by:    @随意 


【桃红/修伞】桃然  by:   @霜落蒹葭 


【湖蓝/谦喻】得失   by:   @音殇七城 


【土黄/韩叶】同袍  by:    @白衣【原ID风应有语 


【国美兰/喻叶】惯性记忆   by:   @鈰子君 


【月砂/喻黄】砂中刃  by:    @燕歌行


【梨花白/卢瀚文】  by:   @i梨花卷 


【里昂/安乔】丝绸之都  by:   @薯片屑儿 


【淡黄/韩张】铃铛   by:  @北朔 


【芽黄灰/喻黄】变改    by:   @我是夏天还是. 


【珍珠白/叶蓝】Das meer    by:   @梓芴笏 


【象牙白/策王】如你   by:   @悠然不过温迟卿 


【胭脂红/双鬼】留情  by:    @洛薰__淡圈的咸鱼 


友情附赠——胭脂红(下) 


【国美红/黄乐】并不需要全世界理解你  by:    @辛莫——和蝶柒一起数星星 


【晴朗蓝/韩张】仿佛永远分离,却又终身相依   by:   @随便改个名 


【国美绿/叶皓】他不是他,他复是他   by:   @泛湖珳舟☞三观重塑中 


【柳黄/喻黄】无心插柳   by:  @白衣【原ID风应有语 


【群青/双鬼】薄暮时分  by:   @夜墨_扁舟寻旧约 


【天蓝/喻黄】一辆车 (r18) by:   @君道悟 


【米驼/黄江】树枝  by:   @紫朔月初 


【起司/韩江】与恶势力交朋友  by:   @紫朔月初 


【高粱红/包罗】关于霸道总裁与网吧老板的兼容性探讨  by:  @🍃护城河Val🔫 


【马尔代夫/周叶】如何征服英俊少男  by:   @🍃护城河Val🔫 


【檀色/邱周】檀香檀色檀木魂   by:    @白邬骋w 


【水绿/谦喻】定湖石  by:    @护真幻客 


【灰豆绿/叶喻】今天的蓝雨队长为什么是绿的   by:   @淇小荛 


【黛蓝/喻黄】None   by:    @鹤楼 


————————————————————
以下是G文场:
【硬碳/全员向】战争前夕   by:     @别伊


【苍青(软碳)/喻黄】Untold    by:    @玄以渊 


【中碳/江周江】识·色 by:    @木棉语 


————————————————————
以下是G图场:
【伞修】   by:     @木可柒 


【方王】   by:    @裹紧我的萧备子 


【王喻】  by:     @werron 
————————————————————
最后一个,是本次联文的压轴——


【纯灰/周泽楷中心全员向】论读心术的自我修养  by:   @既末何初 
————————————————————


目录到此结束啦——(半叶整理得快要死掉了嗷)


太太们检查一下自己的链接,如果收录有遗漏或者链接失败、错误/ 正文还有的下篇要一同收录等问题,可以私信告知半叶。


在办联文真的是状态百出,什么麻烦都有。可是,就是想和大家说,你们真的是非常棒,给你们打call!


联文结束后会由个人子博对于本次联文的文章进行转载整理,id—— @搞事情联文大队 。如果有不允许转载的也一定要告知,谢谢你们w


(ps:本次企划涉及cp太多不打cp的tag)

【叶橙】黯

没头没尾,就是突发奇想的一个洞。看看就好。
估计也不会写后续了,嗯。
大概是黑道梗。
没有科学依据,垃圾描写。现打现发,趁热吃x
——————
夜风猎猎,把女人的黑色风衣吹的乱七八糟。同样在风中凌乱的是女人难得放下来的长发。

女人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矿泉水瓶拧紧往后一丢,脱下外套放在地上,再将耳后垂下的发丝理好,从二十层楼纵身一跃。

疾风从耳旁呼啸而过,女人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目前所在地抓住时机手成爪状在光滑的建筑表体死死扣住,身体由于惯性向下划了好几层,特质的手套和鞋子在这玻璃上激烈的摩擦竟没有发出一丝一点的声响。在女人稳住身体的同一时刻,女人腰部的一根极细的线绷紧了。

“沐雨橙风,十一点方向,50米。”耳机传来带着沙沙电音的男人声音。女人闻声而动,猫着腰把鞋子和手套上防滑层打开,迅速的往耳机里告知的地点前去。到了地点,女人从腰间的皮带上取出铁丝放在嘴里咬着,手脚不停的制成一个简易铁棍。女人在玻璃上敲敲打打,不一会儿就打开了窗户灵巧地钻了进去。

现在是十二点,人类生理最疲劳的时候。女人贴着墙壁仿佛跟黑暗融为一体。她小心地移动,若是有一点声响她都停留半天,等确定后才会再行动。

“倒数第二间房子。”当女人成功潜入踏上走廊时,耳机又传来新的指示。女人抿紧嘴,把手枪安全栓拉开,小心翼翼地前进。

这一路上都很平静,就像是这层楼已经被提前清空了似的。女人到达目的时脑子里突得闪过这个念头。随后她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次的行动是“SSS”级保密的,没几个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透露出去。最后女人把这些反常归于自己的运气。

——然而,在她进了屋子,她的运气就用完了。

“嗖嗖嗖——”

当门被打开,对面的墙上突然出现几个小型发射器,一根接着一根的箭泛着冷光直冲女人背心,女人往后翻滚几下才惊觉自己已经鲁莽的进了屋子。

“哐当——”木质的大门发出厚重的呻吟,屋子重归黑暗。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脑子好暇以整地靠在桌子前,手边烟灰缸里面堆了一堆烟头。男子歪着头看着面前对他举着枪的女人露出有些痞气的笑。他随手把桌子上的纸张扫到地上,自己完全放松的坐上去:“沐雨橙风,‘嘉世’的王牌抢手之一,擅长远程炮。”

他敲出一根烟点燃,猩红的火点是这暗色里唯一的光。
“——我说的是吗,苏沐橙。”

女人沉默,掐断了耳机线,放下枪。她靠近男人,脸上的表情似笑似哭。她说:“我没想到是你。”

手举起来想去摸摸他的脸,结果又放了下去。苏沐橙转手去抹了抹眼角的泪,对男人说:“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绝对。”她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像是要把他的模样刻在脑子里。

哪怕付出生命,哪怕付出自由。

哪怕用尸体保卫你的荣膺。
     
      
苏沐橙回去了,男人关上窗子,屋子里充斥着烟味。他拧开灯,把纸张捡起来,手指抚摸着上面的照片。

这是一张报酬十分丰厚的通缉令,上面名字端端正正地写着——

“叶修。”

男人笑笑,点起打火机任由火舌吞噬纸张。他抬头看向窗外:“天黑了。”

就……突如其来的50fo……
开个点文。有没有肉就待定啦……
cp:伞修双花江周喻黄韩张。如果有什么好吃的cp也可以考虑下的……就看评论的带梗啦´∀`
你们对我温柔点哇…可以限定字数哒…
前十条嗯,如果不是特别离谱的话就都接了xx【不你】
死鱼会努力完成的!( •̀∀•́ )

【喻黄】INNOCENT 9


归档tag:糖中刺
——————

不知是被喻文州暖入心底的笑容怔住还是怎样,后半段黄少天的话明显少了很多。当然这只是对比前面的噼里啪啦,该说的话黄少天是不会少说半句的。

这餐饭下来吃得那叫一个其乐融融,郑轩想这算不算得上魏琛说的“好好照顾”。但转念一想,若是要做得更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做了,这样既在自己可控范围又给黄少天制造了插话的机会,这样便行了吧。郑轩想通了关节就暗自夸夸自己,目光不经意一转转到了黄少天身上,顿时他像是看到了什么不该看的东西,慌忙低下头。他低下头扒了几口饭后突然觉得自己的举动有些莫名其妙。

这没什么啊?就黄少天吃喻文州给他的饭菜耳朵红了而已啊?

……郑轩还是觉得哪里不对。
         
           
黄少天知道自己脸热,但是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脸上的温度会这么高。他啃着饭菜如同嚼腊,什么味道都没吃出来就滚进了胃里。

按道理来说他是很讨厌喻文州的,不仅仅是因为他一开始就给运动后的自己冰水,还因为——嗯,有些人就是你一看到他就觉得不喜欢他的类型。

就像是他不知道他为什么脸热一样,他也不知道他为什么对喻文州有这么大的恶意,简直就像是与生俱来一样。

其实喻文州特别怨,他什么都没干也没有什么恶意,包括给黄少天冰水,就被人稀里糊涂的讨厌上了。
         
     
吃完饭后一起回了宿舍,黄少天因为某些不可明说的特殊原因特地留意了下喻文州走的位置,发现喻文州从头到尾都在最后一排,身边也没有人和他聊天什么的。跟位于中间位置的自己完全不一样。

什么嘛。黄少天暗自撇撇嘴,转过头就不在留意了。对于这种走在后面不说话的人他一直是不想说话的,一直吊车尾有什么意思啊。

在他转过头的同时喻文州抬起了头,若有所思的看着黄少天的背影,随后有些无奈的笑了笑。

这一切被同样具有小心思的郑轩尽数收入眼底,他感觉他头皮都快炸起来了:从食堂出来黄少天看了好几次喻文州,喻文州低着头不说话就算了,这种程度还能说是黄少天的好奇心重。但在黄少天转过头后喻文州露出这种诡异的笑容干什么?!

一时间郑轩脑子里闪过班上腐女拼命安利的各种腐向读物,脑浆都要糊成一块了。他一边对自己洗脑说“这不可能这不可能”,一边想得越来越多越来越杂,还不知道真相是怎样就硬生生把自己吓出了一身汗。

……不得不说,郑轩他想多了。
     
       
不多时到了宿舍,众人各回各家各找各妈,并约定了下午下课后一起打球。

黄少天住的的是混合宿舍,一间宿舍六个人,空间不算大但是住六个人倒是绰绰有余。黄少天回到宿舍的时候别人还没回来,也免了这么快就要见面的尴尬。他往自己床上一倒,感觉浑身上下都散了架,一点儿都不想动了。

黄少天脸埋在枕头里理着早上发生的事,当想到喻文州他有些不自在地翻了个身,想:我在意他这么多干什么,反正也不会有多少交集。我怎么可能会跟他有交集。他想了几次也就不想了。

或许是午后的阳光太暖,或许是窗外微风吹进来带着凉意,又或许是树叶相互摩擦时发出的细小声响,黄少天就着这个姿势慢慢慢慢的陷入睡梦。迷糊去睡前他脑子里飞快闪过一些画面,情急之下他喊了些什么,但来不及思考又被卷入黑甜。

本看到他入睡样子打算轻手轻脚入内的人听到话语,脸色瞬间五颜六色。他盯着黄少天的睡颜,半饷露出微笑:“找到你了。”

笑容无端的,有些泛着飕飕冷气。

T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