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百日魏方day4】柠檬蜂蜜

(4/100)
原著向。

前来接棒~大家都敲棒的!!!感觉自己就是拉低质量的……(捂脸

辣鸡流水账,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ooc。别有太大期望……

————————

魏琛胃不好,是蓝雨里面都知道的事。

蓝雨在一开始建立的时候十分困难,不仅是资金场地的问题,还有人的问题。

“组战队”,听上去很酷,但是能坚持到最后的又有几个人——当时游戏职业化在当时大多数人眼里是非常不务正业的。因此半途而废的人不在少数,但坚持下来的无论男女,都是好汉。

魏琛的胃本来就不怎样,再加上他又长时间抽烟熬夜,把自己的胃搞的一塌糊涂。到现在已经不得不去看医生吃药了。

方世镜一直不认同他吃西药,说是治标不治本。所以就自己到处找中药偏方,还找一些养生的办法——魏琛这样折腾,先不说职业路上能走多远,就是他的寿命也会受到影响。

魏琛老是觉得方世镜大惊小怪,年轻的时候谁不生个病?再说这西药中药的吃到肚子里又有什么区别?都是药。是药就有三分毒。

可方世镜坚持,魏琛也不好说什么,就任他了。

这一放任,就是三年。

一回方世镜不知道从哪里知道古人养生都是“朝盐夕蜜”,每天魏琛起来的时候都会有加了一勺盐的凉白开放在床头边,晚上结束训练之前会有一杯放了柠檬的野蜂蜜水搁在离手不远的地方。就这样魏琛还是嫌麻烦,他认为方世镜会像之前试用的方子那样时间不长。但不知道这次方世镜是吃了什么铁了心,硬是长时间的坚持下来。

于是魏琛老大爷一样的每天都有人伺候吃喝,真真是不沾阳春水。不过被方世镜这样东搞西搞的倒是有效——魏大爷胃痛没有之前那样频繁了。

这是方世镜给他养成的习惯,直到他离开,也是喝完方世镜弄好的柠檬蜂蜜水才离开的。

晚上方世镜望着已经蒸发完水分的马克杯发呆,红着眼眶对着墙壁骂了好久,最后还是默默的收拾好,端端正正的放好。

他想:说不定魏琛只是去外省散个步呢?说不定会回来呢?说不定……

方世镜抱着这种想法等了几日,打了好多通电话戳了好久QQ魏琛都没一点声响,他终于放弃了。

他就按照魏琛走之前跟他说的那些问题去做,提拔黄少天,给喻文州安排更好的训练计划,认认真真地去实现魏琛给他说的“双核”。

黄少天和喻文州成长的越来越快,方世镜觉的是时候了。他想,蓝雨巅峰终究不是我们给予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也就走了。

走之前他看着魏琛用过的马克杯看了很久,最后一狠心把它摔了。

杯子碎了个稀巴烂,在宿舍深色的地板上看上去像是一朵盛开在夜里苍白的烟花。

算是斩断了什么吧。方世镜提了提大衣衣领,把配套的另一个马克杯收进盒子,映着梅雨消失在蓝雨巨大的logo下。
      
       
他出了蓝雨他才知道他自己也不知道该去什么地方该做什么,这几年他一直都在蓝雨,过年过节家都少回——当初他跟着魏琛干的时候家里人没几个同意,他是溜出来的。

最先心软的还是母亲。那是一个热得头发全都湿嗒嗒黏在头皮上的下午方世镜接到电话,听着上了年纪但是声线依然温柔的女性在电话线那头轻声细语地问着他最近的情况,方世镜心头一酸,手握成拳又放开。

他说,挺好的。

什么都是挺好的,最好的还是你给我打了电话。

于是方世镜决定先回家。 
        
        
严格的父亲鬓角已经有了雪白痕迹,他拍着自己的肩膀不知道要说些什么,过了好一会才干巴巴地挤出一句:“回来就好。”温和的母亲眼角的皱纹深深的陷了进去,她擦干了手拉着自己上下打量,眼睛亮的出奇,她说:“小镜你没瘦啊,还胖了呢。”

什么都没变。

仿佛他就是个爱玩顽子,现在玩累了就回来了。而这个归宿也很温吞的继续容纳他。

方世镜放好东西,洗了澡吃了饭,换上旧衣服在小区里面慢慢走。小区是很久之前就建起来的,原本鲜艳的眼色经过风吹雨打已经染上了灰,却意外的显得柔和。映在虹膜上是一种很朦胧的颜色,很舒服。方世镜深深的责怪自己:为什么没有早点回来看看呢,当初自己走的时候墙壁的颜色还是很鲜亮的。

走了一段,方世镜发现自己迷路了。问了别人路有些发愣的站在原地。这本是他之前经常走的路啊,现在却已经不记得了。

只是旁边的植物变了而已,身边的喧嚣也不同了,就这样不记得了。

……还是变了的。
        
          
他没待多久还是出来了,虽然他不知道自己该去哪里,但他知道无论去哪里都好,就是不能待在家里。

家,家,家。

应该是上了年纪,心思倒是细腻起来。方世镜自嘲的笑笑,现在他也才二十多岁就已经“上了年纪”。掐灭了烟后他提着简易的旅行袋又走了。

他依然不知道该去哪儿。

只是他有了一个不能随便回去的地方。
          
        
职业选手还是很赚钱的,至少方世镜正儿八经的去查账户的时候还是为后面那挺长的一串儿零感到吃惊。他心思一活络,就想着去旅游吧,反正现在钱也够时间也有,最重要的是没事儿干。

其实他不经常旅游,最主要的原因还是时间不允许——但是现在他没地方可去,也没事情可做,加上账户上的钱还有,也就可以旅游了。

他把卡拿出来,盘算着下一站去哪儿。
        
      
“亲爱的客户,您确定于账户转入……”

“取消。”

一头乱发的男子穿着随便,捏着薄薄的卡片低着头想了很久,转身走出了银行。

果然还是放不下。

就因为放不下,所以得走。

男子眼睛闪烁,千万种情绪交错,定格昏暗不明之间。
状态下滑比什么都致命,反应慢了,哪怕脑子跟的上可手速也跟不上了。说到底只是老了而已。

说回来,胃好久没痛了。大概是知道已经没人疼了吧。
男子戴上帽子渐行渐远。背影凝成暗淡的灰白色。

突然好想喝一杯蜂蜜水,如果加了柠檬的就更好了。

——————
如果能从这篇看出什么的话,请收下我的膝盖…【。】

评论(18)

热度(2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