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百日魏方day24】方世镜你不爱我了是不是在外面有别的琛了?

〔24/100〕
不要被标题骗了(。
辣鸡描写,放飞自我,ooc。

——————
方世镜最近很不正常。

魏琛趴在床上想。他们昨晚上刚刚做了运动,按惯例来说方世镜现在应该还在床上睡着。可现在魏琛伸手去摸,身边的床单已经凉透了。这说明方世镜早就离开了。

他翻了个身在床上摊成“大”字型,认真严肃的思考是自己活不好了还是方世镜有了什么乱七八糟的事。

想到最后他一骨碌从床上爬起来,管他呢,先吃饭。饿死了。
      
       
他洗漱完坐到餐桌边,桌子上早就摆好了早餐。魏琛握着玻璃杯,一瞬间心也跟着玻璃杯一样凉彻:平时方世镜准备的早餐就算不是热的那也是温的啊。

他过了一会慢慢喝着牛奶,嘲笑自己被方世镜养挑了嘴。
        
      
退役后魏琛留在兴欣教导新人,有时候还顺手在陈果那里蹭蹭饭。但陈果惊奇的发现这平时脸皮贼厚的人竟然不蹭饭了,每天早早来到早早离开,安分正直地仿佛换了个芯子。

她私底下偷偷跟苏沐橙咬耳根子,苏沐橙也好奇,两个人讨论来讨论去也讨论不出什么,只能猜魏琛怕是想好好表现。至于表现给谁还真不知道。

魏琛心里苦,但坚强的魏宝宝不告诉任何人。
        
        
这种一醒来心跟的床半边一样凉一截的日子魏琛已经过了两天,魏琛觉得现在还没把方世镜搞回来好好教训一顿真算他有耐性。

自从方世镜退役后,他家里人把他搞出国渡了层金,加上长相不差身材还行脾性温和,也算是一个优质的“海龟”。回国后又找了份国企的工作,年收入上百万。在现在的小姑娘眼里已经能划分到“钻石王老五”的分组里了。

当初是魏琛先表的白,方世镜愣了一下就点点头,说:“好啊。”

事先做了一大堆被方世镜拒绝的心理准备的魏琛懵了:“啥?”

方世镜又点了点头:“我说,好啊。”

于是他们就在一起了。
       
      
魏琛抓了抓头发,有些烦躁。

他想了之后觉得问题不在他身上,那么问题肯定在方世镜那边。但现在方世镜不知道忙什么大项目,几乎是一回来就往沙发上躺,有时候吃饭也是无精打采的样子。

看到他这个样子魏琛还怎么问得出口?

只好拖,拖,拖。

拖得魏琛都要爆炸了。
       

魏琛是混混出身,虽说过了而立人沉稳了很多,但骨子里的狠劲儿并没有消失而是收敛起来,转化成更有内涵的东西。

他从骨子里就缺少别人该有的安全感,虽说现在不会傻不拉几地亮出来给别人看,自己也忘了自己有这种属性,但这种不好的感觉有时候还是会突然闪出来高调的证明自己的存在。这种时候魏琛就会特别暴躁,仿佛一夜之间变成童话故事里的喷火巨龙,把自己的财宝盘踞起来,拒绝任何人的窥视。

而他的财宝却每天累成狗,并没有时间去理会这头需要摸摸头的巨龙。而巨龙有什么事都往肚子里吞,不说,闷骚得十分合格。

今天的巨龙也一样的暴躁而闷骚着呢。
     
      
方世镜摘下眼镜揉了揉太阳穴,电脑里显示着他最近计划的东西。他靠着椅背休息了一会,坐起来把另一个文件打印出来给总经理室送去。

他想着电脑里临时保存的计划,想魏琛看到这个应该会高兴吧。

最近都没有时间跟魏琛好好相处过,不过过了这段时间就好啦。

方世镜有些雀跃的想。

他想起之前没有时间跟魏琛出去好好玩,不是他在忙就是魏琛忙,他们的时间一直对不上,所以想一起旅游这个念头方世镜只能放在心里。但现在他把工作提前做完特地空出时间,就为了和魏琛好好的玩一次。

方世镜喜欢到处玩,只是当初蓝雨刚刚建立,杂七杂八的事多的不行。可忙完了之后那个最想一起去旅游的人却一声不吭地跑掉了,找都找不到,就算方世镜恨得咬牙切齿也没办法。方世镜心狠,既然人都跑了那就自己一个人去。

他一个人走遍了一大半中国,见识了很多各种各样的风景人事,可还是索然无味。

毕竟一个人还是没劲儿啊。

不过现在好了,有人陪了,还是最想要的那个人。

今天的方世镜也很有干劲呢。
     
     
魏琛沉着脸,他没开灯,一半张脸浸在黑暗里。

门口穿来钥匙开门的声音,方世镜一开门就看到这个场景。他吓了一跳,一边开灯一边问:“怎么不开灯?”

魏琛看着他,不说话。脸色一点都不好看。方世镜觉得不对,他脱了外套搁在一旁,坐在沙发上,手交叉着摩擦彼此。他又问:“怎么了?”

魏琛还是不回答。

方世镜觉得有些烦躁,他站起来不再理会,打算去洗个澡。走了几步听到身后传来打火机的声音,一股新鲜烟味晃晃悠悠的荡过来,魏琛的声音隔着烟雾仿佛撒上沙一般粗糙:“方世镜,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

方世镜一瞬间懵逼:“啥?”

他有些哭笑不得地回头:“感情你搞了半天在想这个?”
魏琛不说话,神色说明了一切。

方世镜把头发往脑后梳,从手提包里扯出两张皱巴巴的纸,扔给魏琛:“你自个看。”说完把领带解开走进浴室。

魏琛慢慢吞吞捡起来,扒拉一阵把纸给弄平。纸是平时在街上有都会有很多人发的传单。只是这份传单看上去更正式些。
    
       
方世镜站在花洒下,水从头淋下来。这能让他紧张了一天的大脑放松一会。

所以完全放松下来的大脑理所当然地没有接收到一声细微的开门声。

手从背后揽着方世镜,落在脖颈上的吻粘上水汽湿漉漉的。方世镜吓了一跳,差点给他身后的人一手肘。幸好脑子转的快,反应过来这屋子里除了他还有谁。他仰起头闭着眼骂:“魏琛你做什么妖?”

可能有些尴尬,魏琛没有第一时间回答他。

方世镜挥开他的手去挤沐浴露,旁若无人地抹着。魏琛这才开口:“过了这段时间,我们去玩吧。”

方世镜自顾自的洗完澡围上浴巾,扭头看着浑身上下没有一处干爽地方的魏琛,挑了挑眉:“你还不去洗?感冒了什么都别想了。”

魏琛这才笑道:“好咧。”

——————
老夫老夫的日常?
大概是个系列。
脑洞来自《出轨记》,好听。

评论(1)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