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百日魏方day29】听说下雨天跟发烧的方世镜更配哦

〔29/100〕
分享一只发烧的方世镜。
ooc。
——————

方世镜把吉他装箱子里放好,身边乐队里已经收拾好了的人路过他,跟他打招呼后离开。每当有人跟他打招呼方世镜都停下来,微笑着点头示意,显得亲和力max。

今天也不例外。方世镜最后一个离开,锁上门后把吉他箱往自行车后座上一放,吹着口哨骑着车离开了训练室。
      
     
方世镜快大学毕业了,家里人早就给他找好关系安排好工作,工作很符合他的专业,待遇优渥,同事大多数也是好相处的人。

可方世镜不大想去。

他喜欢玩,画画音乐文学,他对什么都有兴趣,什么都会一点。这导致他朋友也多,五湖四海哪里的都有。其中有一个叫魏琛的,跟他关系特好,也是玩音乐的,水平跟他不相上下,真要说什么不好的话就是对方读的是社会大学。不过方世镜一点也不在意这些。

现在他大四了,学校宿舍是回不去了。这些天他都住在魏琛在外面租的房子里。房子虽说小了点,但对于两个爱好相同的年轻人来说这些都不是问题。
     
     
广东夏天热的时候很热,湿的时候也够水分。雨哗啦啦的下,风也来助兴,刮得两旁的树齐齐倒向一边。方世镜抹了把脸上的雨水,眉梢眼角湿了一片。他把自行车踏得飞快,只想着如何在这空旷的街上找一个能避雨的地方:吉他可是他省吃俭用一个月才下决心买下来的,再说用了这么久早就有感情了。

至少、至少这吉他不能淋湿!

像是上天终于听到了方世镜内心的呐喊,前面的便利店犹抱琵琶半遮面地显露出来。方世镜双眼一亮,使出平生最快的速度冲向希望之地。

大约一分钟后,方世镜推着车子跑回了便利店。

原来他冲劲太猛,一下子冲过头,刹不住车。而平时眼不疾手不快的方世镜难得眼明手快了一回:他在即将完全冲过去的时候把吉他箱往便利店门口一扔。虽说这导致他用力不匀车子一瞬间歪歪扭扭摇摇欲坠,但他的目地已经达到了!方世镜表示虽然过程非常曲折但核心力量已经保存,至于其他的那些都是小事!

方世镜乐颠颠地从便利店买了纸巾稍微擦了擦头发身体,他的衣服已经完全湿了,粘在身上感觉非常不舒服,但是他的关注点一点都不在这里,他抱着他的宝贝吉他喜滋滋的等雨停。
        
       
第二天,方世镜光荣的发烧了。

他躺在床上被魏琛拿被子盖得严严实实,上下不透一点风,人也十分老实的垂眼听魏琛唠叨。

魏琛一只脚架在另一只脚上,骂骂咧咧地给方世镜看温度计。方世镜是大半夜烧起来的。睡在他旁边的魏琛偶然间的一个翻身,感觉手感不对,闭着眼摸了几下心一惊,觉也不睡了以百米冲刺的速度下楼在药店里买了退烧药和冰贴然后火速把药给方世镜吞了,冰贴往额头上一拍。做完一切后他还不敢睡,坐在旁边的椅子上看着,困了就随便靠一下,胡乱的凑合一夜。

幸好天亮后方世镜的温度退了些,体温勉强能控制住,魏琛才稍微放了点心,在床边趴了一会。
       
      
方世镜侧过脸面对魏琛,眼睛里难得的露出心虚,说出来的声音还有些虚弱:“麻烦你了。”

魏琛翻了个白眼,把温度计放下:“知道麻烦就给我注意点。”他扶起方世镜,把装了温水的玻璃杯凑到他唇边:“你再这样我就不管你了,你爱干啥干啥去。我擦。”与凶巴巴的语气截然不同的是手上温柔异常的动作。

方世镜牵了牵嘴角,一小口一小口的喝着温度比人体常温高一点的水,液体顺着食道流入胃里,温度散开来把身体烫的妥妥贴贴。

他靠在床头,通过模糊的视线看到魏琛眼窝的青黑,摸索着握住他的手,软绵绵的举起来在手心里亲了亲:“谢谢你啦。”

魏琛呼吸一窒,发烧的方世镜软化很多,带着点点雾气的双眼和脸上不自觉的红晕把他平时形成的气势化的干干净净。他顺势握住方世镜的下巴无意识的摩擦:“那是,以后你要好好报答我。”

方世镜笑:“好啊。”

他假装没有看到魏琛发红的耳垂,让这个没有下限的人觉得害燥还真是一件不容易的事呢。

但是看他这么辛苦的份上还是不点明啦。

评论(8)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