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伞修】Ⅰ

——是微博上的一个梗。

——伞修,有私设且ooc(捂脸)

——不虐!不虐!不虐!

——食用愉悦╭(╯ε╰)╮

————————————————————————

  有一天,苏沐秋发现自己有了一项特殊能力。

他能看到别人的剩余的心跳,数字浮在他们各自的脑袋上,显得有点儿滑稽。

苏沐秋走在路上一直看着别人的脑袋,他们的数字多多少少,上下不停的浮动。他突然有点儿想笑。

  他摸了摸自己的脑袋,估计自己剩余的心跳也像他们这样浮在自己的脑袋上吧。

  不知道还有多少呢。
 
苏沐秋背着手一步一跳的回到家里,哼着容祖儿的《连续剧》。

沐橙正在家里看着书,感觉自家哥哥难得开心的心情不由得探出头疑惑的看着。

  沐秋笑眯眯的摸了摸她的头。

  嗯,剩下的数字大把大把的,不错。

  下午沐秋去到常去的网吧照常给客户刷材料练级的时候,他去给门口那个“常居”的老乞丐的碗里放了一枚硬币。

衣衫褴褛的老人直直的看着这个年轻的小伙子,咧开嘴笑了。

  他说:“小伙子,心善是好事啊。”

  沐秋不明所以的点了点头,然后他看到老人头上寥寥无几的数字瞬间没了十下。
 
他飞也似的跑进了网吧。

  沐秋刷着怪心不在焉,耳机里传来的挑战结束的声音把他的注意力拉了回来。

  他看着游戏画面闪出来的新纪录,甩了甩鼠标摘下耳机活动了下僵硬的脖子。

  他不小心瞟到了旁边的键盘,顿时被吸引了注意力。

  手真是好看啊。

  他的目光顺着手看向脸,再看向电脑屏幕,被里面的记录激起了一股热血。

沐秋活动了下手腕,眼睛发光的看着旁边的人。

  “来一局?”

  旁边的人一愣,颔首。

  沐秋偶然的看到了他脑袋上的数字。

  真是个短命的人啊。

  这个少年名叫叶修,是一个偷了自己弟弟身份证玩儿离家出走的少爷。目前在自己家蹭吃蹭喝。

  沐秋靠在椅子上,刚刚已经有一笔钱汇入自己的账下,起码这几个星期三个人的伙食费到手了。

  他从上衣口袋里摸出烟盒拿出烟烟嘴朝下的敲了敲,正准备点燃的时候突然想起自家大小姐娇嗔的警告自己不准抽烟不由的犹豫的看着手里的烟。

  抽,还是不抽?

  一只手从后面将烟夺走点燃,吸了一口。另一只手随随便便的搭在他的肩膀上。

  沐秋将自己的手覆上去。

  烟气朦朦胧胧的起来,慢慢的淹没了两人。

沐秋闭着眼在叶修的手上掐了一下,笑骂:“你要我吸你的二手烟是吧?!”说着忍不住偷偷的深深吸了一口。他已经很久没抽烟了。

叶修看了看他的神情,叼着烟空出手给他按摩。

  沐秋放松的靠在椅背上,盯着朦朦胧胧的烟雾里叶修的脸。

  他拉下叶修的烟,凑过去吻了一下。

  等他们分开的时候,沐橙已经在外面叫他们吃饭了。听上去还有点儿气急败坏。

  沐秋随手摁灭了烟去跟叶修洗手,偷偷的跟他十指相扣。

叶修的心跳少了十位呢。沐秋这样想着。不过自己的也少了不少吧。

  天气冷了下来。

  陶轩的合同还没有下来,沐秋百般无聊的在家里坐着。

  沐橙跟叶修出去买东西了,他便在家里给千机伞收集材料。

他嘴里叼着一根烟,也仅仅只是叼着。

  不一会儿,门口传来声响。他拿起搭在椅子上的外套披在身上出去迎接。

  沐橙一边抱怨着天气的寒冷一边将蔬菜放进厨房。回头一看,马上炸了毛:“哥!不准抽烟!”

  沐秋马上举起手作投降状,叶修趁机抽出了他嘴里的烟给自己点上。

  沐橙甩着湿漉漉的手去夺叶修嘴里的烟,叶修使坏到处闪躲。两个人就这样在屋子里闹了起来。

  沐秋捧着盛满热水的马克杯,透过层层水汽笑眯眯的看着。

如果能一直这样下去,多好啊。

  外面不知道什么时候下起了鹅毛大雪。


   非常难得的出来透透风,沐秋看了看手表。不早了,该回去了。

   陶轩的合同拟的差不多了,现在在和叶修商量着上面的工资问题。

  沐秋面带微笑的听着手机里叶修带着嘲讽的声音给自己汇报陶轩是如何吝啬如何压榨他们,悄悄活动了下手腕。

  手表是叶修这个少爷第一次用在游戏里赚的钱给他买的。当时叶修小心翼翼给他戴上的神情他到现在还记得。

  沐秋想着成了职业选手的话第一笔工资该怎么用的时候——

  “砰。”

  ……可惜了,本来还想给叶修买同款手表的呢。
  沐秋恍恍惚惚的想着,脑袋上的数字瞬间清零。

  与此同时,叶修脑袋上的数字飞速增长,停到
了一个不可思议的指数。

  叶修的心脏随着手机里面传来的破碎声音疼了好久。

  “……我有一个朋友,他荣耀玩的特别好。后来,他死了。”



——————————————————————

①伞修有辣么——好!

②一点都不虐的玻璃渣甩一发√

③这里阿静请多指教w

④不求小红心求个评论呗?

⑤感谢你看到这里w

评论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