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韩张】醉酒「《深爱》联文」

亲友的联文。 @半叶·夜殇

新杰生愉!分享一只醉酒的张副x
————————

张新杰把礼物全都搬回了自己卧室。他自己一个人来来回回的搬运,拒绝任何人的帮忙。

各式各样的礼物盒铺了一地,远远看去没有一处可以落脚的地方。

张新杰抹了把额头的汗,腾出一小块地给自己坐着拆礼盒。

他拆礼盒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就拆了一批。

张新杰把礼盒纸扔到一边,拆出来的礼物堆在一旁,然后又把原本摆放在床上的礼盒堆在角落,打算明天来解决。

洗漱完毕,张新杰换了睡衣躺在床上秒睡。

今天这般闹腾还是超出他的负荷了。

第二天是休息日,张新杰没事干就穿着居家服在宿舍里拆前一天晚上留下来的礼盒。

零零散散拆了一大堆乱七八糟的东西,有老套的鲜花巧克力,也有比较猎奇的领结门锁。张新杰仔仔细细的看了,认认真真的分类。

衣着打扮的就收在箱子里,吃食就摆在一旁待用,装饰房间的就打开窗一排一排的摆好。

等张新杰弄好一切,时间悄然爬到了十二点。张新杰用了三十秒思考,决定换衣服去食堂吃饭。

休息日霸图的食堂照样开门,张新杰点了菜,端着餐盘去到自己固定的位置,吃饭。

食堂稀稀疏疏有些人,进来的时候都跟张新杰点头示意——毕竟张副不喜欢吃饭的时候说话。

张新杰点头,快速的吃着餐盘里的食物。

他其实不是很有食欲,昨天晚上蛋糕吃的太多导致今天没什么胃口。但他还是规规矩矩的吃完了餐盘里的东西。

然后,张新杰丝毫不出意料的——撑了。

胃里有些难受,张新杰慢慢的走到宿舍楼下,打算慢慢的挪上去。

就在这时韩文清下楼了。

正面遇上了扶着栏杆的张新杰。

张新杰面无表情的尴尬。

昨天晚上韩文清睡的晚,他清理场子处理后事杂七杂八弄了很久,一回到宿舍沾到枕头就睡死过去。直到日上三竿才醒过来。

一时间有些尴尬,毕竟昨天晚上确定关系后一直忙,忙到没有两人多余的时间相处。

韩文清上下打量了一下,皱了皱眉:“这是怎么了?”

张新杰:“……”

韩文清看着张新杰脸上不可言说的表情,果断的选择放弃追问:“我……送你上去吧?”

张新杰本想拒绝,但一抬头看到韩文清紧绷的脸上带了点紧张,心脏的一角猝不防及的一软,滚到舌尖的说辞又咽了下去。最后他点了点头。

韩文清如遭大赦,心里提起的气放了下去,伸出手去扶张新杰。

握在手里的手臂很白,隐隐透着一种很舒服的光。触感很细腻,跟韩文清之前想的一样。韩文清在心里勾了下嘴角,眼睛不动声色的眯了起来。

而张新杰就有些不自在了,身子怎么摆怎么感觉不对,总感觉有些怪,只好皱着眉任韩文清扶着。韩文清瞥了一眼,张新杰的耳根红了。

张新杰宿舍离楼梯口不远,很快就到了。张新杰搭着门把,迟疑的说:“……要不你进来坐坐?”

韩文清一个小激动,点头。

张新杰开了门才记起自己的宿舍一片混乱。

然而韩文清已经看到了。韩文清看着一地礼盒的宿舍,深深的沉默了。

……张新杰,也跟着深深的沉默了。

过了许久。

韩文清唤到:“新杰……?”

张新杰一个激灵,回过神来,茫然的抬头:“啊?”

韩文清忍了很久,还是忍不住笑了。

“噗。”

张新杰整张脸都烧了起来。

然后韩文清自告奋勇的帮张新杰收拾房间,结果收拾的一塌糊涂这种事儿就不说了。反正到最后,两人一个趴在床上一个摊在地上,姿势要多奇葩有多奇葩。

趴在床上的张新杰摸了摸肚子,不涨了。

他突然想到一件事,一骨碌坐起来,但是不说话,就定定的看着韩文清,看得韩文清出了一身毛汗。

过了一会,张新杰才开口:“你……还没吃饭吧?”

经这么一说,韩文清才察觉到自己肚子已经开始作妖了。

他挠了挠头,有一点点不好意思。

张新杰领会,速度把刚刚分好的食物堆推了过去。

韩文清迟疑了一会,不好意思的笑笑,伸手拿了个饼干。

他们知道比赛上如何完美的配合,知道朋友之间如何快乐的相处,却不知道作为恋人之间该如何相处。

不过没关系,他们还有很漫长的一段时间去慢慢磨合,适应对方的生活节奏,最后完美的衔接在一起。这便是最好的表白。

张新杰在一旁感觉自己就这样看着韩文清吃怪不好意思的,就自己随手拿了个精美的盒子看了起来。

韩文清放了一部分注意力在张新杰身上,手中的饼干啃的心不在焉。看到张新杰拿起礼盒,坐在底下也使劲的瞅着,可惜角度问题什么也没看到。

张新杰打开礼盒,里面有两层,摆满了小小的巧克力。
他好奇的拿起来看,巧克力小小的很是精致,各种各样的都有,闻上去有一种特别的香味。看上去很好吃。

张新杰往嘴里丢了一个,一股香甜的味道在味蕾上炸开,霸道的卷袭了整个口腔,巧克力咽下去后还会有醇厚的甘甜回上来。

张新杰忍不住又扔了一颗,把盒子递给韩文清。

韩文清拿起一个尝了下,脸色很丰富。他欲言又止的看了看张新杰,看着他吃的很开心,又默默的转了回去。

……只是一点点,没事的。
……这个牌子用的酒度数不是很高。
……应该吧?

然而,张新杰的确没有吃多少,至少两层巧克力他一半都没吃到。

因为,他醉了。

韩文清看着从床上滚下来的人,突然想起来之前听说过张新杰酒量不好……现在看来,的确如此。

韩文清有些头疼。

他把张新杰放在床上,用手小心翼翼的垫着张新杰的头顶。然后扯开被子盖住。张新杰像是感觉到了身边有熟悉的人似的,伸手抓住了韩文清的衣服下摆。

韩文清一顿,低头看了看。

张新杰半睁开眼,因为醉醺醺的缘故眼角带了一抹红,合着泛着水汽的眼被雾了的眼镜半遮半掩起来,像是喘不过气来嘴微微张着,露出似有似无的舌尖。

张新杰的嘴张张合合,像是在说些什么但是这个距离韩文清听不分明。

韩文清的喉结上下滚动,他俯下身子凑近去听,却被偷袭了一下。

张新杰飞快地伸出舌头,舔了一下韩文清。

韩文清猛地抬起头捂起耳朵。

张新杰像是一只偷了腥的猫,微微笑了起来。他松开了手,像是困了,翻了个身乖巧的准备睡觉。

韩文清眼神深邃了起来,他俯下身子,手伸进被子。

——————————拉灯——————————

第二天张新杰醒来,惊奇的发现自己什么都没穿,下半身还有些酸麻。

他皱着眉扭过了身子,被身后热气腾腾的肉体吓得懵在原地。

头顶传来沉闷的笑声,紧贴的躯体微微震动,张新杰感觉到有些细细碎碎的吻落在自己发丝间。

他说——

“新杰,早上好。”

——————————————————————

①一发甜甜甜甜甜甜的韩张~
②写到脑子爆炸x
③承包所有ooc
④……本来是有车的。嗯,本来。
⑤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