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伞修橙】葬礼


这世间,多少繁荣,从此不必再牵挂。——《丁香花》

——————
叶修烟灰缸里堆了一堆烟头。

苏沐秋的葬礼订在五月八日,农历三月二十。

说是葬礼,其实苏家如今也没什么人。三辈以外的亲戚都在外省,一时半会也赶不回来。所以苏沐秋下葬那天满打满算就三个人:叶修,苏沐橙,陶轩。

苏沐橙把家里的积蓄都拿出来,眼睛红红的看着叶修:“家里就只有这么多了……”

叶修叼着烟,没点着,扫了眼存折,搂住苏沐橙的肩膀:“没事的,我来搞定。”

苏沐橙靠着叶修呜呜呜的小声哭了起来。

叶修看着窗子,双眼有些溃散,只是手还搭在苏沐橙背上不住的安抚她。

天黑了啊。叶修想。
    
    
叶修开始打算跟陶轩签的是五年份的合同。

陶轩一身黑色正装,看上去总算是有些老板的派头。叶修随意穿了,衣服上的褶皱,浓厚的黑眼圈,中指上泛黄的一块全都暗示着主人一宿没睡。陶轩看着坐在对面的叶修,皱起眉,食指点着合同:“叶修啊,一晚上没休息吧。”

叶修摇摇头表示没关系,从衬衫口袋里拿出签字笔摆在面前:“我想签十年份的合同。”

陶轩眉头皱的更深,他身子前倾,盯着叶修的眼睛:“我之前说过,十年份的合同违约金高的……怕是跟你给战队拼死拼活干的三年的薪水差不多了。”他顿了顿:“虽然可以先给你预支一年的薪水,但这是……”

叶修举起手,拦住了陶轩接下来的话。他点燃了嘴边的烟,深深的吸了一口。

他说:“签合同吧。”
       
      
苏沐秋下葬那天下了点小雨。

去公墓的路有些打滑,叶修一连好几天没有好好休息过脚步有些浮,幸亏旁边的苏沐橙及时扶了一把才没有狼狈的摔倒。

苏沐橙也没有好好休息,眼睛里布满了血丝。她看着叶修伸出手。叶修顿了顿,叹了口气把骨灰盒给了她。

苏沐橙的眼圈一瞬间红了。

她环着骨灰盒,脸轻轻的在冰冷的瓷上蹭:“哥哥呀……”

叶修连着骨灰盒和苏沐橙拥入怀中。
      
    
公墓旁边绿化做的很好,郁郁葱葱的矮树开着不知名的小花,凑上去闻还会有清淡的香味。

叶修办好手续,细细的小雨绵绵的落下来。如今的小雨落在颈脖里本是感觉不到凉意的,可叶修偏偏觉得如身在冰窟。

陶轩有事,葬礼到了一半就走了。现在只剩下苏沐橙在公墓里提供的焚烧区里烧着纸钱。因为下着雨,火怎么也旺不起来,苏沐橙看着干着急,又想哭一次。

叶修上前去,蹲下来跟着苏沐橙一起烧。

火渐渐大了起来,叶修想了会,把一直叼在嘴边的烟也扔了进去。

苏沐橙见了笑:“哥哥又不抽烟你放进去干什么?”声音带了哭腔,说着说硬是逼得自己把涌到眼眶的泪水倒灌了回去。

叶修摸摸她的头,不说话。
    
   
雨还没停,他们两个慢慢的回了屋子。

——————————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心态大过年的……
这个场景很久就想写的,笔力不够目前只能这样了……有时间再来大修吧。
就这样,晚安啊小天使们。

评论(3)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