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长评】i梨花卷

      
先道个歉,前几天写的那篇简直是狗屁不通,所以删了 @i梨花卷 大卷抱歉。
————————

我前几天才把《你的故事》看得七七八八。我往上一翻,哎呀,还有这么多啊。
可是我不想等了。我现在就要写。
如果我眼中的梨花卷跟你们眼中的梨花卷不一样,那真的很抱歉。【鞠躬】
开始吧。
————

我在一个没有月亮的夜晚看了王杰希篇。
王杰希给高英杰讲故事,给他折草根兔子,给他讲道理。
最后的最后场上两个魔术师交错飞行,在空中划过淡绿色的轨迹,最后泯灭在空气里面。
“我给你我的翅膀。”
我有点儿懵,对着黑屏的手机发了很久的呆。
然后我就下了lof。

大卷写了很多,篇篇精品,我一口气吃了个囫囵,结果有点儿撑,搁浅了。
他对准我脑子直接打了一枪,然后我脑子一直嗡嗡嗡的叫,很长时间都是头晕目眩的,到现在才慢慢好了点。

他字里行间都能看见他对全职的喜爱,对生活的喜爱,对世间万物的喜爱。他很细腻,可能不太擅长我们常看的糖,但是生活中一丝一滴他都可以敏锐捕捉到并且很流畅的转化为他的东西,在他笔下灼灼生辉,全都生了分外灿烂的另一种模样,这种模样我不知道,我也不知道你们知不知道,我只知道它真好看,生机勃勃的。
好看。

他不是丝绸,不会很流畅的刷过手心。他是麻布,入手粗糙,随处可见,谁都用的起,也可以在关键时候救人的命。
他不是绿洲,他是沙漠,他是组成沙漠的粒粒沙。一片荒芜寸草不生,但是壮观,美好。
他不是咬音不准的讲着故事的年长者,他是衣衫褴褛的歌颂者,坐在街头拉着破烂的二胡高声吟唱传了千年的传说,余音要把这天掀了去。
他不是干净整洁的挺直背坐在画架前挥笔的画者,他是……我也不知道他是什么,好像什么词语形容都不太适合。
嗨呀,我要说什么我也不知道。
我就知道你很好。

嗯,也不知道要说什么了,就提个建议吧。只是私人看法。
大卷的东西很好看诚然不错,但心思重的人最好不要像我一样一口气吃完啦,不然我觉得你们可能会体到我的感受:有人直接给你们脑子开了一枪,把三观毁掉,很长一段时间都很恍惚,一直想一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不过过后会感觉自己整个人都被洗涤一样,整个人都轻松了很多。
以上只是我个人的感受啦,给你们举个例子?嘿嘿。
最后还是要说,哪怕大卷你是个话废糙汉摊饼大叔我还是好喜欢你啊,给你小心心♡

——————
也不知道写了这么多写了什么,反正就是无脑吹卷,不接受反驳。

评论(5)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