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六十八色之熟褐/伞修】盲眼画师

色彩联文。挺长。
文艺伞x乱搞修,还有微兄控叶秋和娇气橙。慎。
ooc,ooc,ooc

——————

1.

苏沐秋老了。

身体诚实的表现这一现象:双鬓花白,手指关节皮肤松弛,眼睛眯起才能把搁在眼前的东西看清,手也不如之前稳,有时候画画太过用力手还会抖。

但也因为如此,他才在客户不让人停歇的订单里得到了几口喘息。

日光灯明晃晃的吊在头顶,投在苏沐秋身上添了几分萧瑟。他刚刚完成客户下的单,在慢条斯理的打理这个月画完的画。

他想,他一生辉煌,前途光明,可却是一个人走过这漫漫一生。

哦不。他习惯性的眯起眼,动作缓慢的洗着笔。有一段时间不是的。

他放下了笔,看着面前已经完成的客人的订单出神。
给自己画些什么吧。他想。

反正时间不多了。
         
         
他一个人打扫干净画室,拉开厚重的布帘。秋日午后的阳光一点也不晒人,把有点冷气的画室照的透亮,微微的暖了起来。

苏沐秋把画架移到光线好的位置,重新铺好纸洗好笔,完成这一切后他有些苦恼的想,画些什么呢?

他像是刚刚才知道一样,他这一辈子为自己画的画还真是不多。

……上一幅,在什么时候画的?

不记得了。

苏沐秋皱起眉,脑子里有些混沌。

他提起笔点在纸上,亮白的纸上多了一个浅灰色的圆点。

他想了半天也没想到画什么,干脆随意的挥了挥笔,画了什么算什么吧。他有些自暴自弃的想。

随意画出来的线条渐渐组成图案,苏沐秋把眼睛眯成一条线才看到笔下的图案。

他有些兴奋的点了点头,就这个吧。有了目标他便开始有了点精神,细细的打型。

他画得很慢很仔细。光是打型就画了两三天。

毕竟……他老了啊。
       
         
这些天苏沐秋推掉了所有客户的订单,说是要在自己家里呆着画一幅旷世名画。有心痒的私下里问他,他笑得神秘:“佛曰,不可说。”

他不让任何人进他的画室,包括最疼爱的妹妹苏沐橙。苏沐橙听了也没说什么,点头应了。

这就像是回到了少年时期初恋日子,牵个手都要偷偷摸摸鼓起年少时所有的勇气。但是在那些日子里,连作业都泛着很梦幻的颜色。

他调着色,用毕生的经验才华来画,一点一点的,挣扎的画,他颤颤巍巍的刷上笔触,像是要用手中的扇形笔把这个人一刀一刀的刻下来,刻在心里。

他精神短,这幅画画了两个月才算完成。完成的那天苏沐秋高兴的把笔甩掉,双手的颤抖肉眼都可以见到。他看着画纸上年轻的男人笑得满足,想去触碰但又不敢,一个人高兴了半天才从嗓子眼里憋出一句:“叶修……”
       
         
当天晚上他多喝了一碗粥,苏沐橙给他收拾碗筷,他倚着墙不停的说:“沐橙,我是真的高兴啊……”

苏沐橙没回头,“嗯嗯啊啊”的应着,只是自己悄悄的红了眼眶。

深夜里,苏沐秋做着美梦,梦里有湖,有花,有鸟鸣,有风吹过树叶“唰唰”的声音,也有他朝思暮想的人。

他在这个梦里牵起嘴角,咽下了最后一口气。
        
        
“苏沐秋,浪漫主义画家,作品以明媚的颜色出众。享年八十七岁,一生无妻无子。”
      
      
    
2.

“啪。”

苏沐秋被吓了一跳,条件反射的想回头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但又马上反应过来坐了回去。他有些自嘲的摸了摸纱布,安静的垂下头,露出一截光亮的脖子。

“怎么了?”苏沐橙闻声进来,入目便是狼藉一片。她深深的皱起眉,绕开玻璃渣子走近苏沐秋说:“没受伤吧?”

苏沐秋过了一会儿才摇了摇头。

苏沐橙呼出一口气,她拿来扫把把地上开了花的玻璃瓶收拾干净。一时间只听到玻璃跟铁铲接触哐哐当当的声音。

苏沐秋偏头去听,有点长的刘海在他眼窝处投下一点阴影。苏沐橙偶尔一抬头就看到了,她低下头继续扫着地:“哥,明天我带你去剪头发吧。”

苏沐秋没点头也没反驳,把头扭了回去。

不回答就是答应了。

第二天苏沐橙带着他去剪头发,剪完了他们没叫车,就沿着马路牙子慢慢的走。

苏沐秋突然说:“沐橙,我还是去医院吧。”

苏沐橙一愣,她捂住嘴压抑了很久才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颤抖:“为什么啊?是我照顾的不好吗?”尾音有些故作轻快,却没发现已经破了音。

苏沐秋笑笑,伸出手摸索着揉了揉她的脑袋。

苏沐橙咬着唇,眼泪就这样砸了下来。她蹲下来,整个身子都在抖,头埋进膝盖,声音模糊的厉害:“没必要啊……”

苏沐秋小心翼翼的蹲下来,摸了摸她的头发,依然没说话。
       
        
最后苏沐橙还是妥协送苏沐秋去了医院,从头到尾只有苏沐橙跑前跑后的办手续。等到苏沐橙千不舍万不舍的离开,苏沐秋才坐到了床边。

苏沐橙给办的是VIP房间,里面麻雀虽小五脏俱全。现在这个空间属于他了。

他手指动了动想去摸眼睛,到最后还是没有去摸。手微微用力,指尖那块床铺凹了下去。

他发了很久的呆,不知道想了些什么,直到门口传来敲门的声音。

他像是被惊到了一样跳起来,等他站稳又发现身边无所依靠,他一时茫然失措,脸上露出类似恐惧的神情。

他好不容易定好神做好心理建设,手向前张开,一步一步的小心挪到了门前开了门。

一开门就闻到一股淡淡的烟味,苏沐秋觉得有些莫名其妙。他刚想开口问却被对方抢了白:“你……是新来的?”
苏沐秋想了会,觉得没问题他就点了点头。

他觉得对方在笑。虽然他看不到但他就是觉得对方在笑。

过了一会儿对方开口,吐息间烟味更浓:“我叫叶修,住隔壁的。”
      
      
            
3.
护养院来来去去的就那些人,一来二去的也就混熟了。

苏沐秋知道叶修是来照顾住在隔壁的弟弟,他弟弟一出来身子就虚,进医院已经是家常便饭的事。叶修也知道了苏沐秋是因为一次小手术失的明,处处都得有人看着些。平常也乐意帮忙照看。

双方多多少少都知道自己了解的不是真正的真相,但有默契不点破,相处和谐得很。

最近天气好,叶修就经常推着他弟弟去下面的小院子里晒太阳,苏沐秋听了眼红,但没做声,也没跟苏沐橙提起这事。

这点小心思到底瞒不住叶修,叶修笑出声来,说这算什么大事,当即就承诺明天推他出去晒太阳。苏沐秋听了高兴,安静等第二天。

苏沐橙有自己的生活,她也不是总是能猜中苏沐秋的心思。而苏沐秋又是个心里藏的了事的,所以苏沐橙有些事不知道很正常。虽然这些事对于苏沐橙来说真的只是小事,但苏沐秋就是不想。

这种时候就幸好有叶修在了。苏沐秋摸着书封面想。这是叶修他弟弟送他的盲文书,叶修他弟弟是个很有礼貌的孩子,虽然比叶修小一点但体贴人,会管住叶修少抽烟。叶修也难得听进去一点。苏沐秋皱了皱眉,叶修抽烟抽的太凶了,现在走进他三步以内都闻得到烟味。

苏沐秋坐在椅子上想的杂七杂八都跟叶修有关,就这样打发了一个下午。

晚上他早早的躺上了床,想白天快点来就好了。
       
    
第二天早上叶修没有来。

苏沐秋有点儿失落,但也没有太在意。他在房间里继续做着给自己安排的训练:他虽然失明了但这不说明他是废人,他依然可以自己照顾自己。

中午的时候苏沐橙来了一趟,她提着水果敲开了门。苏沐秋给她说了很多事,什么医院里伙食不错护工人都很好啦,什么空气新鲜环境不错给他感觉很好啦,啰哩巴嗦一大堆都是好事。苏沐橙笑着听,眼角有点荧光。

最后苏沐秋兴致勃勃的跟苏沐橙说了很多关于叶修的事,苏沐橙越听眉皱的越死。她看着苏沐秋开心的样子嘴巴张张合合很久还是没有说他嘴里的那个叶修今天早上进的手术室,到现在还没有出来。

说不定人家故意的呢。苏沐橙这样对自己说。
       
  
苏沐橙下午两点就走了,她晚上还有课,是利用午休时间出来陪苏沐秋的。

苏沐秋听到门关上的声音才慢慢把僵在嘴边的笑撤下来,他仔细的听,门口的脚步声已经没了。他有些发愣,坐到窗口去。窗口边上有一张藤椅,是前些日子叶修放在那里的,他说苏沐秋这个房间就这个地方阳光最好,放在这里苏沐秋如果不想出门也可以在这里勉强晒一晒太阳。

苏沐秋靠着枕头,手指慢慢划过藤椅上的花纹,歪着头想,叶修什么时候来呢。

有一点想他了。
      
       
这一天叶修没有来。

第二天叶修也没有来。

过了好几天苏沐秋才重新看到叶修,但他没有特地去问叶修的行踪也没有提起约定,他还是像以前一样跟叶修有说有笑。只是约定的那天他一个人躺在藤椅上发了很久的呆。

那天阳光正好。
       
            
      
4.

苏沐秋有些不可思议的抬起头,“看”着他的主治医生:“我的眼睛……有适合的眼角膜了?”

主治医生耐心再说了一次:“是的,有病患家属愿意把眼角膜捐出来,经过测定这个眼角膜适合你。”

最后苏沐秋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的办公室,他脑子里有些混乱,当他以为他这一生就是这样了不抱希望,结果有人突然跟他讲他还可以回到原来的世界里去。

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
    
      
主治医生转着笔,目睹着他的病人离去,面上有些松动,但他又想到一些什么,又把嘴合了起来。最后他摇了摇头,他这个病人也不知道是幸运还是不幸,摊上这些事。

不过他只是一个医生而已,做好自己的本分就行了。
          
        
窗外阳光很好,天也蓝。只是阳光跳跃着蹦入窗框却在墙壁上投下了不知深浅的阴影,静悄悄的预言着什么。
       
     
苏沐秋回到房间,还没有到门口就闻到了一大股烟味。他眉头皱的死紧,刚把手张开就被微凉的手拉住,带着他来到门前。

他絮絮的说着劝告的话,结果被手的主人用沉默回答,他本就心里有事,现在又被叶修无言的顶撞,一口气闷着在胸口,不说话。

叶修见他面上明显有些不高兴才不得已开口:“知道了知道了,比叶秋还啰嗦。”

苏沐秋顶回去,声音硬邦邦的:“还不是因为你太不注意自己了。”

叶修耸耸肩,退了一步应下自己的错误。

苏沐秋出了口气感觉好一点了,开始一点一点的跟叶修说刚刚医生跟他说的事情。叶修从头到尾都没说一句,苏沐秋没听见他的声音感觉心里没底。

过了很久,才听到叶修模糊的声音:“好事啊,那你干嘛愁着一张脸,搞的我还以为什么事呢。”

苏沐秋松了一口气,一回味马上呵斥:“你给我把烟拿下来!别以为我看不到就不知道你又要抽烟了!”声音还有咬音呢。

叶修无奈,只好取下来去拿桌子上的水果:“耳朵这么尖,猫似的。”

苏沐秋去听,确定他把烟拿下了才放下心。他眯着眼想了一会儿,突然雀跃:“等我眼睛好了我就给你画幅画吧。”

叶修拿水果的手慢了下来,过了一会他才有些疑惑问:“你学过画画?”

背对着他的人挠挠头:“之前靠这个吃饭的,只是现在眼睛不行了。”这人思索一会:“赚的钱也不是很多,不过养病是足够了。”

这回叶修没答话,一时间这个空间很静,静得苏沐秋以为叶修已经走了。

但他知道叶修他在这里。

他听见叶修轻微的笑声了。

然后他也跟着笑了。

他可以亲眼看见他了,这真是一件好事不是吗?
     
       
       
5.
最近叶修不怎么来了。

苏沐秋有些奇怪,之前叶修经常来他这里呆着,不是聊天就是来蹭水果,苏沐秋常打趣他说他连水果都吃不起。叶修对于他的说法不可置否。

这突然不来还真有些不习惯。苏沐秋做着训练一边想。

他的训练还是有起色的,现在不会一开始那般惊慌失措了,可以自己一个人不借助外物慢慢的走很长的一段路了。

要不要去看?苏沐秋有些犹豫,他没有去过叶秋的病房,一次也没有。因为之前叶修说叶秋身子弱,而且有些怕生。之前叶秋给他送过盲文书,但这也是叶修带给他的。

……也就十几步的事。苏沐秋跟自己说着。他虽然没进去过但是他路过过。他给自己安排的训练里有走直路这项,他经常在病房外面的走廊走,知道病房之间距离也不奇怪。

他慢吞吞的开了门,像新生婴儿刚学会走路一样小心翼翼的探着路。短短十几步平地硬是给他走出了在悬崖边上跳舞的感觉。到了地方苏沐秋抹了把虚汗,心“咚咚”的响。

他犹豫了一会还是敲了敲门,可是没有人应也没有人来开门。他摸索着手把,思想斗争做了半天还是推开了门。在门被打开的时候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冲里面喊了声:“我进来了啊?”

里面还是没有声音,他有些退缩了。

正当他想着要不要回去,里面却传来了声音:“……谁?”
苏沐秋被吓了一跳,连忙退了出去。他靠着墙大口喘着气,有些心神不定。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刚刚的声音十分沙哑,完全不是叶修之前给他听过的叶秋的声音。

他有些担心,摇摆了一会儿还是决定回去看看。这次去病房时已经有人在了,叶修看到他把他领回他自己的病房。

苏沐秋问:“阿修,你弟弟……最近没事吧?”这话一出口他就后悔了,怎这话么听上去诅咒似的。

幸好叶修也不在意:“他身子又差了点,上次手术后差点不能下床。”

不能下床?苏沐秋想,这是有多严重啊:“那你要好好照顾他呀。”

“那是自然。”他觉得叶修现在应该点了头,并笑了一下。

苏沐秋笑笑,像是刚刚想起来的问:“阿修你刚刚不在病房里吗?去哪儿了?”

叶修搓了搓手指:“刚刚?医生那去了。叶秋最近有一场手术。”

苏沐秋不动声色地垂下眼:“是吗?”
          
       
等叶修走了,苏沐秋坐了一会儿摸了摸床头,摸到了盲文书的封皮。他叹了口气把书拿起来放在腿上,用手指划过硬实封皮的边边角角,思想却开着小差:叶修到现在还在瞒着他什么。刚刚他明明就在房间里。

他有些自嘲的笑,摇了摇头:不过自己也瞒了些,算是一事抵一事吧。

等他好了就告诉叶修一切。苏沐秋这样想着,微微露了点笑。
      
     
      
6.

手术日期定下来了,前三天苏沐橙请了假来医院作陪,坐立不安的看上去比苏沐秋还紧张。苏沐秋本人倒是还好,还打趣她“心智不坚”。苏沐橙声线都是抖的:“不坚就不坚吧,只要你能好。”苏沐秋默,过了一会道:“没关系的。”也不知道是安慰自己还是安慰苏沐橙。

的确,没关系的。苏沐秋想,这样的生活也没什么不好,有吃有喝有住的。

只是看不见叶修的样子罢了。

想着他又高兴起来,如果成功了就能看到了,真好。
       
         
日子到了,是一个阴天。苏沐秋躺在病床上被护士推着,心里一片平静。前天晚上叶修来了,他跟叶修又说了一次画头像的事,叶修没正面回答,但他说:“等你出来再说。”

叶秋的手术跟他一天,是上午的。所以叶修中午没来。苏沐秋也没在意,双胞胎弟弟做手术顾不上自己很正常。他想着前天晚上叶修说的话,一个一个字嚼过去,短短几个字都透着微妙的甜味。

他是带着笑进的手术门,医生护士都想这个病人心态真好。

当麻醉药注入身体的时候,冰冷的液体让苏沐秋莫名不安了起来,但他又说不上来这是一种什么感觉,还没来得及思考就被麻醉药夺取了意识。
        
      
“……你确定……这样等于放弃……三思……”

“……”

“……好……就这样……别后悔……”

“……”

别后悔……别后悔……别后悔……

“别后悔!”
      
     
苏沐秋猛地醒了过来,他觉得自己做了一个不明所以的梦,梦里的人看不清,浑身都像是蒙上了一层光遮挡,仿佛被别人看到是什么大逆不道的事。

苏沐秋翻了个身,微微眯着眼。他眼前有些光,随着头的转动还会有模糊的影子映在视网膜上。他刚想伸手去揉一揉,突然顿住。

           
成功了?

成功了。
      
       
手卡在在半空中,远看上去像烧尽了燃料的动力机一样。过了一会手才慢慢慢慢的落到眼皮上,一寸一寸的抚摸。

病床里面没有人,他笑,笑着笑着就有泪意。

这个万丈光芒,世间万物都有温度的世界。

回来了,终于回来了。
       
       
     
7.

苏沐秋恢复的快是有各方各面的原因的,比如苏沐橙的精心照顾啦,比如医生护士手把手教的保养方法啦,比如……他到现在还没有见过叶修。

从他醒来他眼睛基本恢复正常,都没见过一次。他问苏沐橙,苏沐橙说叶秋手术做的不是很成功,现在身体还是很虚,叶修每天都陪着他。

一开始苏沐秋听了还很紧张的问叶秋的情况,时间一久他沉默起来。

有一天他又问起苏沐橙,苏沐橙还是一样的说辞,他瞥她一眼,放下手中的碗筷,白瓷硌到塑料板发出轻微的响声:“沐橙。”

苏沐橙咬了咬嘴唇,想糊弄过去。可一看到苏沐秋面无表情的模样十分可怖,脑子里天人交战,最后还是妥协,从包里拿出封信放在桌子上。

苏沐秋的视力恢复的比较快,这托福于医生给他安了个优秀的视网膜。他正要伸手去拿,突然一阵头晕目眩,视线里一片模糊。

一会头晕的感觉散去,他蹙起眉,天人交战了半天还是伸了手。

信的开头是“沐秋”。

叶修字挺好,至少他能看得懂。苏沐秋这样评价,竭力稳住微微颤抖的手,看了下去。
        
       
现在天气有点凉了,苏沐秋窗前的树叶早就泛黄,现在被风一吹就有点摇摇欲坠。风刮过窗户“呼呼”的响,一片乌云拉了过来半遮不遮的掩住太阳,天地间灰了起来。

苏沐秋看完了信,双眼发直,手心掐出了血丝也不自知。他直愣愣的盯着纸张,只觉得纸上的字字都认识,可组合起来却是那么陌生。

他咬着嘴唇,来来回回的看,越看手越抖,到最后抖的竟看不清字。他只好放下纸张,双手捂面摊在藤椅上。

原来如此,本该如此。

一切奇怪的事都解释的通了。

苏沐橙放了信收了碗筷就离开了,她觉得现在的一切都需要哥哥自己去接受。别人安慰不了开通不了,只能自己硬生生的扛下来。

苏沐秋坐在藤椅上看着天花板,天花板上的漆有些脱落,之前怎么没发现呢。哦对,之前看不到。苏沐秋木木的想。他的手不受控制的抚上眼角,现在能重新看到这个世界真是多亏了叶修的视网膜。
      
     
这算什么啊……?
     
     
叶修,你是个骗子。
   
  
    
8.

浑浑噩噩了一段时间,苏沐秋才慢慢的接受了这个事实,他很平静,至少苏沐橙觉得。她向学校告了假,打算专门照顾苏沐秋,好说歹说也得陪着他适应这一段没有叶修的日子。

叶秋中途来了一次,当时苏沐秋靠在藤椅上不知道想些什么,脸侧着看不见神情。叶秋穿着西装系着领带,衣冠楚楚。他先是向苏沐秋鞠了一躬,才开始说话。苏沐秋看他,他跟叶修所描述的完全不一样,什么身体虚弱什么进医院是家常便饭,全是骗他的。他想,唯一像的可能就是样貌了吧,可是他又不是本尊。不过他骗他又能怎么样,现在去质问也没用了。反正人都不在了。苏沐秋又把脸侧回去,叶秋说了什么他一点都没听进去。叶秋看他没心思,叹了口气也就没说了,他在病房里站了一会,终究走了。

苏沐秋连他什么时候走的都不知道,他觉得困了,就上床打算躺一会。就一会儿。上床前他跟自己强调,不过头一沾枕头就昏睡过去,还差点醒不过来。
     
      
等他醒来又过了些日子,他动了动手指只觉得浑身酸痛,他只是想躺会,上床时候还特地看了看外面天气。现在外面天都黑了,也不知道什么时候了。他坐起来的动作自然惊动了在隔间的苏沐橙,苏沐橙三步两步的冲到床前,双眼很红,头发像很久没打理了乱糟糟的结在一起,咬着嘴一幅被人欺负了很委屈的样子。苏沐秋看她,皱眉问她怎么搞成这个样子。

如此狼狈一点都不像校园里人见人爱的校花。

苏沐橙不搭话,她攥着拳,像是用了很大的力气压抑什么。最后她开口,声线支离破碎:“哥哥,叶修对你来说很重要吗?”

苏沐秋毫不犹豫的点头,这不用思考。

苏沐橙眼眶里积起泪水:“那我呢。”

苏沐秋愣住,半天他眉头打结,说:“怎么突然问这个?”

苏沐橙终于忍不住了,她背过身使劲咬自己的手臂,神色狠的像要生生咬下一块肉。苏沐秋大惊失色伸手去拦,苏沐橙一反常态的甩开了他的手。

她不咬了,她冲着苏沐秋咆哮,这应该是她这辈子对苏沐秋用的最大声量:“哥哥!你知道你又进了手术室一次!你两台手术相隔只有半个月啊!半个月!!”

“叶修已经死了!死了!!上个星期叶秋来时已经火化下地了!你为了一个死人差点丢掉命你知道吗!!!”

她蹲下来,眼泪夺眶而出,声音却越来越小越来越轻:“我只有你了……我这个世上只有你了……如果你也跟爸爸妈妈一样有一天不见了,我……我该怎么办?”

眼泪鼻涕糊在她脸上,把她原本秀美的脸遮了大半,她压根没心思管这些,她现在还陷在前几天发现苏沐秋昏睡不醒急忙叫医生,医生一看又说做手术还说这次的危险性还更大,要她签保证书时的恐惧与无助中。她只剩下唯一的亲人,她拼尽了一切救他回来不是让他去送死的!

苏沐秋一言不发的听完这场指控,想了想还是下床。啧,躺了好久身体都不听话了。他光着脚来到苏沐橙面前,见她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无法自拔,便跪下来虚虚环住她,脸贴着她的额头用手梳理她的头发。

她果然不怎么抖了,只是还是有些哽咽,身体一抽一抽的。苏沐秋跪坐起来,抱着她,下巴抵在她的头顶,慢慢的说:“沐橙,你是这个世上最无法取代的存在,在我心里所有人都越不过你去。”说着在她额头上响亮的亲了一口,接着说:“我不会因为叶修去死。我怎么可能因为他去死,我还要给他看这个世界。”

他平视苏沐橙,给她抹眼泪:“你要给我时间,可能这个时间有点长你会忍受不了,但你依然要给我。这个世上就是这样,无论什么事,只要能咬着牙顶过去,就不是什么大事。”

苏沐橙看向苏沐秋的眼睛,他的眼神纯净,干净的只能看到她自己哭的稀里哗啦的花脸。她低下头,抓紧了苏沐秋的衣角,头埋在他的肩窝,不多时有细细碎碎呜咽声,肩窝处的衣服很快就被打湿了。

苏沐秋拍拍她,就着这个怪异的姿势轻声哄他情绪奔溃的妹妹。

他看向窗外,明天又是新的一天了。
     
   
     
9.

这次苏沐秋就恢复的比较慢了,因为两次手术的时间相隔太短对他的身体造成了不小的损伤。不过他精神好,每天都很有活力,康复运动也很积极的响应。但苏沐橙仍不敢放松,大手一挥直接办了休学手续,先斩后奏得让苏沐秋哭笑不得。不过苏沐橙功课好,等这段时间过了再回去重休也不是什么大事。实在不行还有他在呢,他当学生的时候功课也是数一数二。

中途叶秋又来了一次,带着花束和果篮。苏沐橙恶狠狠的瞪他,不想让他进来。苏沐秋无奈拍了拍她,转头冲叶秋说:“进来吧。”叶秋这才进来。

上一次见面还没仔细看过叶秋,苏沐秋这次倒是好好的打量一番。叶家基因不错,两个兄弟都生的好。虽然苏沐秋没看过叶修,但他就是觉得叶修比叶秋差不了多少。

哪怕是双胞胎兄弟,在他心里叶修也是好的那个。

他把苏沐橙支开,房间里只剩下他跟叶秋。

叶秋进门放下花束和果篮就坐在椅子上没说话,左手放在膝盖上显得有些拘束。苏沐秋等了半天也没等到他主动开口,只好问:“叶秋,你来是有什么事吗?”

叶秋听到他的声音喉头发紧,不自觉的干咽了一下,声音干涩:“……对不起。”

苏沐秋一头雾水,这孩子一上来就道歉也不知道他道的是哪门子歉。他往腰后垫了软枕,笑问:“你道什么歉啊?”说着指了指眼睛:“这个?”

叶秋低下头,不搭话。

苏沐秋觉得好笑:“你为什么要给我道歉?先不说是叶修给了我视网膜我还没有感谢,就算是不顾我的意愿给了我那也不是你的问题啊。”

叶秋着急:“不……不是说这个。”

苏沐秋奇道:“那你道什么歉?”

叶秋又低下头,喏喏:“……当初,哥哥打算捐视网膜的时候我是拦了的……”他撇过头:“我不想让他……不完整的下族地。”

苏沐秋一时说不上话,只好转头看向窗外。今天阳光好,他就对叶秋招手:“叶秋,来,推我去外面走走吧。”
        
      
现在出来散步散心的病人不是很多,苏沐秋好久都没有出来透过气现在晒着太阳只觉得神清气爽,他对身后的叶秋说:“叶秋,你喜欢阳光吗?”

叶秋在外面像是开朗些,想了想答:“喜欢,因为亮。”

苏沐秋笑,指着旁边树投下来的影子:“它生来就因为光,消失也因为光,你说它有没有怨气?”

叶秋不确定的回答:“……应该是没有吧?光让它存在了。”

“可是,如果它一点都不想存在呢?那它还会感激光吗?”

叶秋不答话了。

苏沐秋收回手放在膝盖上:“它还是没有怨气的,至少它看过这个世界了,这个世界是光给的。无论怨也好不怨也好,它都来这里走了一遭。”

“光只是做了自己觉得该做的事,这也没错,它就算怨又能怎样,它还是在这里的,并且给我们做了贡献。”
“你说呢?”

叶秋一直没说话,很久很久都没有。苏沐秋也就不开口了,他相信叶秋很聪明不需要他太过露骨的说明。

这事,谁分得清谁对谁错?
      
    
     
10.
苏沐秋去看了叶修一次,叶秋带的路,苏沐橙不知道。
叶修睡的地方很好,在郊外靠山靠水,风景好空气也新鲜。听叶秋说这里风水不错,这方面苏沐秋不懂,就没插话。

苏沐秋看够了就坐在石碑前面的一块青石上啐他一口:“有钱人了不起,睡个觉还占了这么大一块儿地。”

叶修照片选的好,刘海短,露出了额头显年轻。嘴角那微笑像是对苏沐秋说:“那是,哥可不有钱吗。”

苏沐秋笑着摇头,敲出一根烟:“你不是忒爱抽了吗,这次我就抽给你看。”

烟雾一缕一缕的升上来,忽隐忽现的遮住了叶修的样子。苏沐秋吐出烟圈,摆开头顶的烟气,看着叶修照片一时说不上话。

一根烟抽完了,苏沐秋把头埋进膝盖,不说话。一时间墓地里只有风吹动树叶的唰唰声,还有从远方传来的一点一点流水声。

苏沐秋抹把脸站起来,想了想又弯下腰在叶修的照片上用指腹蹭了蹭,然后说:“我走啦。”他像是不放心,刚抬起的脚又收了回来,蹲下:“你安心睡,我好好的。”又指了指眼睛:“我说了给你画画就肯定会给你画,画完了我就烧给你怎么样?我的一张头像在外面可是不便宜。倒是让你占了个巧。”

他又站起来,有点犹豫,最后还是说:“这次我真的走啦。”想了想又补充:“可能以后不会来了。”他在坟前磨蹭了又磨蹭,最后还是走了。走的时候也没回头。

叶秋在远处等着,看到他出来就迎上去:“好了吗?”苏沐秋点头,打开后车门坐进去:“叶秋谢谢你啊。”叶秋摇头,寄好安全带:“哥哥也很想见你的。”苏沐秋笑,不说话。
     
    
风景一连片的后退,像是苏沐秋脑子里山间流水般不容拒绝的划过的画面,随意一抓全都是密密麻麻的叶修。

他貌似疲惫的闭上眼靠在座椅上,叶秋看他一幅要入睡的样子就把车子上的收音机关掉,专心开车。

苏沐秋模模糊糊入睡前嘴巴微微颤动几下,用所有人都听不见,但震得他浑身血液沸腾又重归冷寂的声音说——

“再见。”

END.

——————
啊啊啊啊啊第一次参加联文害怕死了……参加的都是大佬小透明瑟瑟发抖的缩在角落……orz
原来的梗其实是很常见的但是写着写着就脑洞开了就……就这样了……
后半部分的人生哲♂理出自日常跟母上的对话,看看就好啦w
感谢你看到这里♡

评论(32)

热度(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