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叶橙】黯

没头没尾,就是突发奇想的一个洞。看看就好。
估计也不会写后续了,嗯。
大概是黑道梗。
没有科学依据,垃圾描写。现打现发,趁热吃x
——————
夜风猎猎,把女人的黑色风衣吹的乱七八糟。同样在风中凌乱的是女人难得放下来的长发。

女人慢条斯理地把手上的矿泉水瓶拧紧往后一丢,脱下外套放在地上,再将耳后垂下的发丝理好,从二十层楼纵身一跃。

疾风从耳旁呼啸而过,女人紧紧的盯着自己的目前所在地抓住时机手成爪状在光滑的建筑表体死死扣住,身体由于惯性向下划了好几层,特质的手套和鞋子在这玻璃上激烈的摩擦竟没有发出一丝一点的声响。在女人稳住身体的同一时刻,女人腰部的一根极细的线绷紧了。

“沐雨橙风,十一点方向,50米。”耳机传来带着沙沙电音的男人声音。女人闻声而动,猫着腰把鞋子和手套上防滑层打开,迅速的往耳机里告知的地点前去。到了地点,女人从腰间的皮带上取出铁丝放在嘴里咬着,手脚不停的制成一个简易铁棍。女人在玻璃上敲敲打打,不一会儿就打开了窗户灵巧地钻了进去。

现在是十二点,人类生理最疲劳的时候。女人贴着墙壁仿佛跟黑暗融为一体。她小心地移动,若是有一点声响她都停留半天,等确定后才会再行动。

“倒数第二间房子。”当女人成功潜入踏上走廊时,耳机又传来新的指示。女人抿紧嘴,把手枪安全栓拉开,小心翼翼地前进。

这一路上都很平静,就像是这层楼已经被提前清空了似的。女人到达目的时脑子里突得闪过这个念头。随后她又否定了自己的想法:这次的行动是“SSS”级保密的,没几个人会知道也不会有人透露出去。最后女人把这些反常归于自己的运气。

——然而,在她进了屋子,她的运气就用完了。

“嗖嗖嗖——”

当门被打开,对面的墙上突然出现几个小型发射器,一根接着一根的箭泛着冷光直冲女人背心,女人往后翻滚几下才惊觉自己已经鲁莽的进了屋子。

“哐当——”木质的大门发出厚重的呻吟,屋子重归黑暗。

一个穿着黑西装的脑子好暇以整地靠在桌子前,手边烟灰缸里面堆了一堆烟头。男子歪着头看着面前对他举着枪的女人露出有些痞气的笑。他随手把桌子上的纸张扫到地上,自己完全放松的坐上去:“沐雨橙风,‘嘉世’的王牌抢手之一,擅长远程炮。”

他敲出一根烟点燃,猩红的火点是这暗色里唯一的光。
“——我说的是吗,苏沐橙。”

女人沉默,掐断了耳机线,放下枪。她靠近男人,脸上的表情似笑似哭。她说:“我没想到是你。”

手举起来想去摸摸他的脸,结果又放了下去。苏沐橙转手去抹了抹眼角的泪,对男人说:“我不会让他们伤害你的。绝对。”她深深的看了男人一眼,像是要把他的模样刻在脑子里。

哪怕付出生命,哪怕付出自由。

哪怕用尸体保卫你的荣膺。
     
      
苏沐橙回去了,男人关上窗子,屋子里充斥着烟味。他拧开灯,把纸张捡起来,手指抚摸着上面的照片。

这是一张报酬十分丰厚的通缉令,上面名字端端正正地写着——

“叶修。”

男人笑笑,点起打火机任由火舌吞噬纸张。他抬头看向窗外:“天黑了。”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