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静

本命苏沐秋,信仰张起灵。
高三淡圈。偶尔老干部画风(滑稽)
杂食,超低产。

【伞修.熟褐】寄妻书


1.信和现实交替描写。
2.我爱叶神。【正直】

——————
“苏沐秋:
       
亲启。
      
当你看到这封信的时候,我大概已经不在了吧。
     
你有什么表情我不知道,你有什么反应我也不会知道。不过我一想到你可以重新看到这个世界就觉得开心。
      
你别怪叶秋,这事儿叶秋不知道。准确来说一开始就只有我自己知道。
       
……一言难尽啊,那我就慢慢说吧。
       
你现在大概不信我的每一句话,毕竟我撒了个这样的谎。不过没关系,只要你听我讲就好了。只有你我是无论如何都想要告诉的。”
——————
         
          
苏沐秋靠在床头,现在时间还早,天空浅浅泛白还没亮。这是他不知道多少次翻出这封信了。信被保存的很好入手很光滑,纸面上的字迹也都清晰。只是时间的流逝还是不可避免的在边缘留下了黄色的痕迹。

苏沐秋开着暖色小灯,灯光投在纸上微微透光,是很温暖的颜色。

一如当年午后阳光。
     
       
——————
“我从小身体就不好,是打娘胎里带出来的——当初我跟你说的‘叶秋’并不是完全在骗你,那就是真实的我。

因为身体不好,家里自然养着。可惜身体不争气,千养万养的身上还是开了无数个口子,好了又开开了又好,当时在医院就职的医生护士我都认识了个七七八八。

五岁前生了场病吧,我也记不大清。听别人说当时我浑身发烫怎么降都降不下去,医生无奈就对我妈说放弃吧。这个医生也是为我妈好,他是我从小进医院开始就看着我的,也知道我的情况。当时旁边的人都劝我妈放弃,说还年轻,孩子还能生。但是我妈不肯,她就抱着我一步一跪磕遍了一层楼,硬生生把医生的门给磕开了。我妈也没哭,就一直说一句话:‘救救我的孩子。’
我妈从小就不服输,不信命。她只信她自己,她看中的东西老天爷也拿不过去。

大概是老天开眼吧,那次我活了下来,只是身子骨更差了。”
——————
           
           
苏沐秋下床倒了杯水,然后坐回床上。今天他醒的太早了,现在头还有点晕。他靠在床头缓了一会,拿起信又看了起来。

小时候生病了啊。

苏沐秋笑,他想起苏沐橙小时候也生过一场大病。当时没钱,人又小,但也没办法,也得去医院啊。苏沐秋只好一家一户的去敲门,求人家带他们去医院。倒也是运气好,不多会就有人同意带他们去医院,还垫了钱。

那户人家家里其实也算不上富裕,但是就住在旁边的小孩子哪能不多关照着些?再说这孩子面相好,将来也不是什么寡情的人。多帮帮没错。谁家没个难念的经谁没个困难的时候呢。

这户人家押对了宝,苏沐秋发际的时候没少帮衬他们。
苏沐秋饮口茶,天色比刚刚亮了些。
        
        
——————
“其实叶秋小时候身子也不行,不过他比我好,后天调着就调好了。而我就不行了。我就是现实版的‘医院欢迎你’。

这一‘欢迎’,就是‘欢迎’了二十年。

二十年啊。

二十年足够父母的公司步入正轨如日中天,足够叶秋长大成人谈恋爱上班,也可以找到足够的理由送我去医院了。

于是我就来了医院。

这下子我就彻底一个人了。

直到遇到了你。

你可能不记得你我初遇的时候的模样,可我还记得清楚。当时我敲门,你磨蹭了好一会儿才来开门。你或许不知道你当时的神情是怎么样的——那是害怕被世界抛弃,害怕孤身一人的绝望。当时我就想,我找到了。

我找到和我一样的人了。

我们都害怕被世界抛弃被遗忘,都不甘心。”
——————
        
          
“砰。”杯子不小心磕到了墙,发出的声响不小。苏沐秋连忙把杯子放回原位,打开门偷偷摸摸的看了看——现在可正是少女们睡美容觉的时候,若是现在把苏沐橙吵醒了那可就罪过了。

左看右看屏息聆听都没发现有什么异样。很好。苏沐秋很满意的点头。

他又把头收回去。
       
       
——————
“头两天还看不出什么,过了一阵子才发现你行动上有些不便。多半是眼睛的问题了。你眼睛形状很好看,当时我就在想如果这双眼睛里有了光泽会是什么个情形。
一想想就觉得好看的不行。

不过如果不是你眼睛出了问题,那我们也不会相遇吧。
那天我不是故意的,医生突然来叫我去体检,爽了约。抱歉。

我的病情大概就是从那时候开始的吧,我猜。医生说我熬不过秋天了。

也没什么,本来就是从鬼门关前抢了一条命回来,偷了二十多年,也很好了。只是如果可以选,还真是不想在秋天。

你的名字带秋,这让我一点都不想在秋天里孤零零的死亡。于是我就跟医生说不治了,死了后就把眼睛给你。
好歹,就算你看过我了吧。”
——————
          
         
天空边际已经染上浅薄的红色,合着白云朵有种嫩嫩的粉色感。苏沐秋眯起眼从窗帘缝隙里看出去,是个晴天。

今年夏天很热,比以往还要热上一些。不过是三四月交集,已经可以穿短袖出门了。苏沐秋不怕热,但是依稀记得叶修是很怕热的。

过几天从同学那里搞几件短袖衣服给叶修。上回看到的那件款式倒是不错,看上去很适合叶修。

纸张有好几页,笔迹说不上好看,但一气儿看下来就是很舒服。

苏沐秋拒绝任何反驳。
         
        
——————
“叶秋不同意,这我虽猜到了,但我没想到他反应这么大。他从小就听我的话,哪怕我给他提出了很过分的要求他也只是嘴巴上抱怨几句。这次居然直接动手拦着我不给我签字。唉,长大咯。

不过后来还是被我说服了。

那时候就只有你不知道了。不知道也好。

手术定在几天后,也就是说我过几天就真正死亡了,那时你就有眼睛了就能继续画画了。想想就觉得高兴。
我一定要笑着进手术室。我的一生本来就这么短这么惨淡,若是到了最后还是愁眉苦脸的,又有什么意思呢。
我不求你以后为我活,也不要你背着我一直走。我只要你快活,这样我就会开心了。

你的后半生一定会平祥安稳,你将身体安康,这世道损不了你半分。

祝你一世长宁。
        
      
叶修。”
——————
      
      
天已经大亮了,麻质的窗帘根本抵不住这发光体的直射,委屈的变得半透明。苏沐秋又看了一次,从头到尾认认真真。

这些年他也数不清自己看了多少次了,也没有刻意去数——没必要。

就是想看了就拿出来翻翻,闭上眼睛假装自己还是没有眼睛的时候,用手去直接的感受那凹凸的划痕。现在更是把这封信倒背如流——可是他还是想看。

这样他能清楚的记得他的眼睛,他的身体中循环着另一个人的东西。

融为一体生生不息。

这便是他最珍贵的财宝。

苏沐秋把信仔细叠好放回原位,小心翼翼的合上盒子。然后他熄了灯,躺在床上准备睡上一觉。

“晚安,叶修。”

END.

————————————————
生日快乐。
愿你被这个世界温柔以待。
         
           
           
       
      

       

         
——————————
不装逼了秋秋的生贺我没写会告诉你们吗!!!!
大概过几天才会有的!!!【tan90°】
叶总!!!叶神!!!!!生日快乐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嗷!!!!!!!!!!给你打call!!!!!!

评论

热度(16)